臧黎璐

石竹归来更恋花-闲余修温柔的“春姑娘”一到朱拉蓬公主,“花姑娘”就疯狂地迎了上去,她们身着各色花衣司空见惯造句,展姿露......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潍坊湿地公园石竹归来更恋花-闲余修

2017年09月03日 09:49:29   归类:全部文章
石竹归来更恋花-闲余修

温柔的“春姑娘”一到朱拉蓬公主,“花姑娘”就疯狂地迎了上去,她们身着各色花衣司空见惯造句,展姿露颜,妖气十足夏春亭,不分昼夜地舞弄着群袂,于是许多山头便随之疯了起来,诸如,苍山西坡腹地的官房坪、安南、马鹿塘以及与苍山遥遥相望的我的老家富恒。

这是一个无法安分的季节,花要开重生平淡人生,谁也阻止不了枝头的灿烂。生长在漾濞,这个花盛的季节我一直把它看作是“一场劫难”。当置身马缨花的世界,内心不再荒芜、不再寒冷时,一切都是热烈的、积极的、向上的、红红火火……举首,看树冠,或与一朵花对视,你顷刻被包围、被牵制、被囚禁;低头,避开火红,这是你唯一可以逃走的方式,只有这样你才能在树下的夹缝里找到回家的路,你唯一能够离开的理由就是告诉自己,你还会来。
看花美、闻花香、吸花蜜、品美食,观光林下产业,现在不疯你就会老?
都说冲动是魔鬼,但这个季节,想想漫山遍野的马缨花无数次向你发出春天的请柬,你还不冲动,这种境界该归属哪一类?对于一个摄影爱好者一般不会错过这样的佳期,尽管在所有拍摄对象中最不容易拍好的莫过于花,但摄影快乐吴正莲,有时记录一下也不错。
欣逢三月,难得的周末,我们神行九州登山俱乐部组织徒步考察石竹水库,于我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说直白点邵崇柏,我的确是冲着花去的,冲着快门去的。
7:30从县城出发,算不上早,我们沿着白章线一路西进,按预计的地点下车顺着土路开始步丈赶往石竹水库。为防止掉队,随行的一辆微型车跟随我们前行浙大夜惊魂,说实话潍坊湿地公园,上次受了点腿伤,我不想把自己弄得太累,只想储备更多的体能支配在拍照上。说实话,与神行者同行,无论性别,无关年龄,个个都是脚下生风,一个快门便会落下一段距离,为了赶上大部队,每每拍摄一次都要小跑一阵,虽然也会等,但这么多人,也不能无端消耗集体行动的时间,纪律还得遵守,就这样我和随行的四个队友又一次上车。年轻的驾驶员很随和,他说只要我看到需要拍摄的地方他就停下,于是就真的走走停停,光为太阳都停了无数次,可每次下车又都收获甚微。
这个季节的太阳总是容易害羞,原本通红的脸很美,但一拿相继他又躲进云被张龄月,久不露脸,我有的是耐心,但耗不起时间,诺,走走停停,后面的大部队已经跟上,我们又得驱车拉开距离,再次寻找别样的风景。
花,许许多多的花,它们自由散漫却不邋遢地在沟边、路旁、山坡、林间……冲着我们笑。先说茶花,可谓千朵万躲压枝低弄玉风云,有粉红的、有粉白的、也有玫红的;有的含羞待放,像一颗颗小小的心脏;有的刚刚绽开,犹如一个个朝天的铃铛;有的热烈奔放,恰似幸福的少妇,娇艳却不媚俗,她们各自为阵,笑看春风,有的直立向上,有的旁枝斜出,有的干脆聚合在一块,像人工刻意设计的花束……一瓣、一朵、一枝、一树都是一种极致的美,每朵花都抬着高高的头,每一朵花都显得是那么神采奕奕,意气风发,这些幸福的姿态与色调都饱含着对春天的回赠,真不愧为花中珍品。
你看,花中西施来了,有的在路两边及视野所及的山坡排着队,把春天高高举在上空;有的穿着一身素衣在绿荫搭就的舞台上翩跹起舞;有的握着粉拳,不知想在谁的胸口问候一下……面对这样的阵势,我语塞,只好慢呼吸,不断地按动快门,调整心跳的频率。
回老家富恒石竹后山不是第一次,但前几次都是带着关于石竹水库工程推进或林下中草种植之类的采访任务回来的,虽然都不曾遇上花季,但那些杜鹃花的树形、规模早已烙在脑海里,我暗暗地为自己许下诺言,花期我一定回来,诺言兑现诺言,我第一次空着手,清爽地回到这个仰慕多年的高山天堂。
映山红、马缨花、马鼻缨、牛血花、狗血花、红山茶、蜜桶花。这些名字都是我长大后从书中得知,在我的家乡,就叫“大红花”。这名字从我记事以来到现在都没改变。老家许多山头都有这样的花,如“爱情河”边的山头,长寿公母崖顶,长寿密马线沿途的所有山头。
儿时的我们每每在这个季节都会相约到路边或山头挨株寻找花朵大、颜色深、花蜜多的大花树,采些吸食其间的花蜜,那花蜜既甜又香,那年代也算解馋,甚至大人们也会时不时地重温他们童年的经历。多了也就不足足以稀罕,折枝采花从不觉得心疼,回家了顺便还采些带走,揉碎了学着老家结婚时要给“接亲”人搽红脸的样子,小同伴之间便相互涂抹一阵子,一时半间又无法洗干净,旧的还未褪去,新的又上脸,于是那些日子我们的脸上一样开满红花,如此重复,却从不觉得厌烦。渐渐地,我们读书了,搽脸的游戏依然还在,但我们也把浸泡大红花的水当红墨水俄木果果,到处乱画,垛木房内订着的纸板或糊着的报纸被我们图画得面目全非。遗憾的是今天的小孩没人知道这花里藏着蜜。
看看那些树桩,此刻不由得心疼起来。映山红很多优点也是致命弱点,由于其木材、根兜,质地细腻、坚韧,常常被儿时的我们锯倒用于童年的三轮小木车轮,大人们则砍倒当柴烧,困难年代,人们只顾生计,不计后果叶建灵,现在不再为生计发愁范旭霞,家乡的人也开始学会爱护大红花,包括地边的也不再砍伐,还时常在微信里发发关于大红花的图, 感谢日子好,感谢手机相机摄影机,大红花应该无忧地活下去了。
来到小城之前我一直认为我老家的大红花最多也最漂亮蒋建琪,来到小城后,我无数次抵达西坡腹地的官房坪、马鹿塘、安南银甲等大花园,今天来到石竹看花,我依然觉得富恒山头的花最美。漾濞同属我的家乡,但的确各处花不同,马鹿塘的花品种多,但树形小,规模不大;安南银甲的花树形大,但光照过强,色泽不够浓鲜;官房坪的花规模大,但单一。石竹山头的花,我用“多”“大”“艳”“美”概括酸蜂。即,品种多、颜色多、花朵多;花朵大、气势大、树干大;花色艳;树形美等特点。
目睹这些美丽的花,谁也不明白,就在前些年,这些花差点万劫不复,外地人垂涎三尺,本地人想发点小财,便口头协议准备把这些大红花用挖机一株株挖倒外卖,我回乡采访的时候花间到处挖着车路,还正纳闷,便问起原因破戒眼的尤莉,彝族人向来朴实,也就毫不隐藏地说出了实情,我惊叹之余说出一句话,这些树要是被挖了,比挖着我们家呢核桃树都心疼,谁卖谁就成了罪人。好在地方政府及时制止,这些花才有今天迎接我们的阵势,真的是功德无量沙呷俊楠。
去年,我写了一篇依托石竹水库关于开发乡村旅游建议的小文,虽不成熟,只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更多的还是合理开发与重点保护,除了映山红,还有古树,石竹山头的秋木也是一大亮点,我把它们称作“高山胡杨”。
宽阔的车路,此刻,还是漫天尘土,石竹水库建设正在进行时,机械的轰鸣声仿佛就是这个山野里吹响的号角,忙碌的车轮滚动着时代前进的步伐,为石竹水库的建设加速,为家乡的发展加速。待到明年再逢杜鹃展笑颜,水库蓄满水,不仅可以领略高山明镜照“西施”的美丽景观,还可以一览千里彝山饮甘霖后的蜕变。
心中有爱花不谢,石竹归来更恋花。花开,幸好我回到,要不然,枉为家乡人,我还会回去,我会拎着一把瓢和一只桶回去。
小贴士:
如果你的时间是有限的戚喜冰,如果你要来漾濞赏花,我建议你首选石竹,路不远离开漾濞县城16公里就有众多“花仙”沿路欢迎,抵达石竹水库附近的花园也不足四十公里,有两条路,一条土路(越野车、微型车可以畅通),一条已经铺完水稳层的宽阔大道(轿车一路无忧),无论你选哪条都一样被鲜花簇拥蒋朗朗,直至进入天然大花园。这里山高,视野开阔,既可以赏花又可以看苍天古树,也可以到农家乐品尝与紫丹参有关的系列美食,文君竹顺便还可以带点紫丹参回家犒劳亲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