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男人憋久了,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我随我性爷爷把我卖给了镇里的富商做童养媳,这年我十三岁,刚刚准备读初中。爷爷说,这是......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男人憋久了,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我随我性

爷爷把我卖给了镇里的富商做童养媳,这年我十三岁,刚刚准备读初中。
爷爷说,这是为了我以后有更好的生活。
我自小听爷爷的话,坐上那辆黑色的小轿车,含泪挥手跟爷爷和生活了十三年的小农庄告别。
小轿车在一栋别墅门口停下。
车门被外面的人打开,我怯生生的抬起头,看到一个满身纹身的中年男人,他目光打量了我一下,露出一丝我看不懂的笑意。
“你是丝丝吧,来,下来。”
我畏惧的从车上下来,站在了中年男人面前。
他身后站着好几个看似有钱的男人,这会全都打量起我来,一个油头的男人发出啧啧声,“养个二三年就好了。”
中年男人瞪了眼油头男人,伸出手背也是纹身的手拉住我的手。
我的小手被他的大掌握住,他捏了捏,我害怕的想缩回手,可他拉的很紧。
“丝丝啊,以后你就是我的养女了,爸爸还有一个养子,比你大一岁,读初二了。”
中年男子拉着我进入大厅,边说着,而他的手,还一直在捏我的手,就像把玩着拿在手中的一个玩物妖紫魔魅,他拉的紧,我也不敢动,只能乖巧的点了点头。
中年男子吩咐了一个佣人,说给我沐浴,这时他才松开我的手,和刚刚跟在他身后的那几个男子坐到了沙发上,沙发旁的矮桌上,放着一个笔记本,那笔记本出现监控的几个区域,季桃这是我从电视上看过的,没来得及多想,我被一个中年妇女带进了浴室。
浴室里除了一个浴霸,没有一丝杂物。
“丝丝小姐,把衣服脱下,我拿去洗衣间,一会给你拿一套新衣服过来。”
我从来没有当外人的面脱衣服,咬了咬唇,直到中年妇女有些不耐烦,我才慢悠悠的脱下衣服,身无寸缕的站在了中年妇女面前。
中年妇女嘀咕了一句,“怪不得。”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她为我打开浴霸,调好水温,再拿着我脱下的衣服出了浴室。
我在浴室洗了很久,等着中年妇女拿新衣服,直到半个小时,门被打开,漳州车祸我惊恐的看着门口的人,不是中年妇女,是我所谓的养父,他的目光打量着我的全身,还在重点部位停留了好久,在我们村,我算是发育早的女孩,才十三岁,胸前就鼓了起来,像个小笼包。
这会被一个男人盯着,我害怕的垂下头。
养父的手中拿着新衣服,他走近我,顺手把门一关,他的视线一直盯着我的胸前,喉结一动,站在我面前,才道,“乖,我来帮你穿衣服。”
他粗糙的手摩擦在我细嫩的肌肤上,我全身害怕的打起了冷颤,又不敢开口拒绝。
在给我穿内裤的时候,他特意蹲下身,目光停留了几分钟,手从我那地方划过,再之后是穿内衣,他的手往我胸前捏了捏,我像一个娃娃,任由他的摆弄。
十三岁,对于男女之事虽然朦胧,可也从电视里看到我,这会,我却麻木的任由恐惧袭击,呆呆的站在那里,他有纹身,是黑社会老大,如果我反抗就会死,我不想死。
养父拉着我出了浴室的时候,大厅里还坐着那几个男人。
他们的视线落在我身上,还有矮桌上的笔记本上游走,油头男人咽了咽口水,从沙发上站起,爆粗道,“陈老大,你这不是让我引火上身吗,只能看不能玩的。”
“妈的,你又不是没玩过幼女,再说,现在抓的严,小心坐牢出不来了。”另一男人呛了句。
油头男人又重新坐下。
养父把我带到一个公主房,说那以后就是我的房间。
至此,每到半夜,养父就走进我的房间,脱掉全身的衣服,躺进我的被窝里,还不断的抚摸着我的全身林志谦,尤其那几个地方。
我也越来越害怕,更加的不敢反抗。
养父的养子是在一个礼拜后出现在别墅的,他的名字叫陈豪。
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养父匆匆走了,我终于松了口气。
陈豪染着红颜六色的头发,嘴巴里叼着一根烟,上下打量着我,“好胚子,老爸真会找。”
我忐忑的坐在陈豪的对面,紧张的握着茶杯,鼓起勇气才问道,“什,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老爸是干嘛的吗,啧啧,我来告诉你吧,老爸是赤县最大型娱乐场所的老板。”
我依旧不明白的皱着眉头,“听,听不懂。”
陈豪把烟丢掉到烟灰缸里,并不奇怪我会听不懂,又道,“这三年,你会没事的。”
我茫然的看了眼陈豪,又连忙垂下目光。
我还是听不懂,也不明白,什么叫我这三年会没事,那三年之后呢?
小学的成绩我一直名列前茅,考上的也是初中重点实验班,初中的三年养枣,我真的没事,养父偶尔会来别墅,半夜抱着我睡,我从起初的害怕,恶心,再到排斥临沂老徐,最后让我恐惧的是陈豪说的三年之后。
而当初,爷爷是把我卖给养父做童养媳的,除了能经常见到养子陈豪,他的亲生儿子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听说一直在国外,所以我也笃定,养父根本不是买我做童养媳的,而是有着他的某种利益目的,有关他夜场的。
初三毕业,我又考进省重点高中。
这天,养父请来了很多有钱有身份的男人。
还特意为我定做了一件礼服,是一件露背的红色礼服,穿在身上,衬托着较好的身段。
养父拉着我的手,为到场的男人敬酒,不胜酒力的我,喝了一点,有些上头,只好跟养父说,想去卫生间,养父并没有让我直接去,而是拉着我,直到卫生间门口。
酒后的养父看我的眼神带着一丝怪异,他不舍的捏着我柔软无骨的小手,还凑到嘴边,亲了又亲,许久才放开,他又安排陈豪在卫生间门口等我。
我躲在卫生间里,极度的不想出去。
养父的反应,似乎要把我送给另一个人,不然不会露出那种不舍又不甘的眼神。
待了半个小时,陈豪不耐烦了,冲进女厕所敲着门,“陈丝丝,快点开门,不然让你光着身子参加这聚会。”
我怯生生的推开门,眼眶红红的看着陈豪。
紧咬着下唇,轻声道,“养父是不是要把我送人?”
陈豪的眼神有些闪躲,最终还是道,“你以为老爸会养一个没用的人吗,这是你的命。”
我伸手擦了擦眼泪,再拎起过长的礼服,“走吧。”
逃离这里,我幻想过,也计划过。
可是养父的势力不容许我去挑衅,他是黑社会老大,也是夜场的老板,捏死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我要等待时机。
陈豪把我带回养父身边。
养父把我介绍给一个中年胖男人,边笑嘻嘻道,“丝丝广陵传啊,这是我好兄弟,以后你叫他干爹。”
我礼貌的叫了声,干爹好宽霖法师。
胖男人伸手过来握上我的手,那油腻腻的手使命的捏着我的手,因为大笑,脸上的横肉不断的动着,目光不停的打量着我全身上下。
养父补上一句,“考上了重点高中,还没开苞呢。”
胖男人一听,笑的更是开怀,不停的道好好。
最后养父又道,“丝丝啊,为了庆祝你考上重点高中,准许你跟你干爹去市里玩上一个礼拜,到时候老爸再去接你。”
我知道,我就这样被养父送给了这个胖男人。
胖男人的手搂到我腰间,带着我来到远离聚会的后门,他的手迫不及到的伸进我衣服里,我使命挣扎,“干爹,你这是干嘛。”
胖男人把我的手钳制住,眼神直盯着我呼之欲出的胸前,舔了舔口水,“干嘛?我想先尝尝甜不甜,不然这笔交易岂不是不划算。”说完,他的头埋进了我的双峰处,我恶心的鸡皮疙瘩都起来,经过养父半夜的搂抱,对于这些超出寻常的肢体触碰,我还能忍受。
直到胸前被咬了一口。
我伸出腿一蹬,胖男人捂着他的小弟弟在原地蹦蹦跳跳的,趁这时,我飞快的从后门跑掉,别墅的后门有一个杂房阁楼,我暂时可以在那里躲一躲。
我知道一旦出了这别墅逃跑,会更快的被抓到饶毅简历。
养父真的生气了,他吩咐手下的小弟全镇找我,还有别墅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放过流川枫的春天,我被找到只不过是迟早的事。
不过二十分钟,我被陈豪找到了,他拖着我来到大厅。
聚会的人都散去了。
我带着哭腔的解释,“是他咬我的胸部,我只是本能的反应傅仪眼镜,对不起。”
养父凶狠的扬起右手,啪嗒到我右边脸颊上,“好啊位面审判者,你竟然敢反抗,是不是优渥的日子过多了,以为是你应该过的?”
“不,不是的。”我拼命的摇头。
养父把我的本身就暴露的礼服一扯,上半身裸露了出来,我急忙伸出捂住胸前,埋着头,不敢去看这些男人的目光。
一件西装外套落到了我身上。
挺拔的身躯站在了面前,我不敢抬看是谁,只听见黯哑磁性的噪音道了句,“爸,你的眼光就局限于此吗?”
会喊养父爸的,不就是一直没出现,说在国外的那个亲生儿子吗。
养父粗矿的声音爽朗一笑,“怎么,你有什么好眼光?”
“把她带到夜场,服务众人,总比服务一个人有前途的多,再说,她还是重点高中的学生,加上那副上好的皮囊,如此一包装,爸,您觉的呢?”
我全身一瘫软。
刚刚有一瞬间以为这个男人是来救我的。
没想到是把我拉进地狱的,我木然的抬起头,撞进了男人深邃冷傲的瞳孔里跳楼新娘,我打了个冷噤。
这个男人,天生贵气。
眼里没有一丝淫欲,取代的是残酷嗜血。
他微微俯身,向我伸出白皙修长的手,带着一丝蛊惑,“你是跟我去夜场还是被送给那个男人做玩物?”
无疑,我只能选择前者,前者还有一丝丝希望,后者直接被判刑。
“去,去夜场。”
养父的亲生儿子名叫陈少顷。
他一直在国外是因为国外有他经营的大型娱乐场所,这次回国是因为他父亲的急招,赤县是海口县,港口发达,通往很多地方,更是多势力必争的肥肉。
最近,赤县崛起一家娱乐场所,抢走了大部分生意,按这种趋势,陈老大就该撤出了,他哪甘心,就求自己的儿子回来帮忙。
这些是后来陈豪无意中说出来的。
陈少顷当晚就带我来到赤县最大型的娱乐场所库班空战,整整五层,酒吧KTV休闲集一体,一进大门,那奢华的迷了我的眼,这时一个穿着旗袍妖娆的女人走了过来。
“陈少这是介绍人来吗?”
陈少顷点了点头,“先练她酒量。”
妖娆的女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媚笑的点头。
这个妖娆的女人大家都喊她旗姐,她喜欢穿旗袍巴郎戴维斯,展现她妖娆的身姿,她把我领到一个包厢里,包厢的门一推开,我看到莺莺燕燕的女人,还有喝酒吞云吐雾的男人。
旗姐安排我在一旁看着。
其间有几个男人走过来让我陪酒,被旗姐挡了回去。
我知道,旗姐是让我熟悉这环境。
可我心底翻涌了起来,没法堂而皇之的把自己置身其中。
我看到,那些男人的手不断的摸着陪酒女的敏感部位,陪酒女还得继续陪笑陪喝,最后有男人起哄,让陪酒女跳裸体舞的,又被旗姐安抚了回去。
我想逃离,说上厕所,出了包厢,来到公共厕所里,坐在马桶上,却听到隔壁传来娇喘声,我的脸瞬间红透了,紧张不安的握紧拳头。
我在外面待的时间太久,又被旗姐带回了包厢。
到了深夜,陈少顷来了,我才不用待在包厢里,而是跟陈少顷出了赤色娱乐。
陈少顷住的地方离赤色娱乐不远,是复式公寓,期间他没有说一句话,目光暗沉。
推开公寓的大门,我竟然看到了养父,他的目光贼溜溜的在我身上扫了一圈,翘着二郎腿道,“少顷小人通天啊,我想在这公寓住段时间。”
“随便。”陈少顷把西装外套一脱,走上二楼。
我急促的连声道,“陈少,我,我住哪个房间。”
陈少顷脚步没有停下,边上楼边道,“楼下的房间随便你。”
直到陈少顷进入房间,听到关门时,养父从沙发上起身,走到我面前,拉住我的手捏了捏,又摸了摸我的脸颊,他吐出的气带着酒气道,“脸上还疼吗?老爸不是故意的,老爸只是太生气了股海伏笔,你知道,老爸是最疼你的。”
我颤抖的点头,边推开养父的手边道,“我,我想休息了。”
养父的手往我腰间一搂,“嗯,老爸陪你睡觉。”
禽兽父亲!我要如何脱身?
陈少顷的出现会对我的生活有何改变?
↓↓↓请点击【阅读原文】免费查看未删节版。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