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男人在外出差,我却在大街上看见他的车,拉开车门后,我气晕了-临风先生第1章沉重的铁门被拉开,童锦接过狱警递过来的破旧小包......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男人在外出差,我却在大街上看见他的车,拉开车门后,我气晕了-临风先生

第1章
沉重的铁门被拉开,童锦接过狱警递过来的破旧小包,看着久违的温煦阳光,只觉得无所适从。
果然,在监狱呆久了,那里面的阴暗已经刻进了骨子里。
童锦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及耳短发被风吹起,瘦削的小脸带着一丝坚韧。
三年了。
“出去好好做人,别回来了。”狱警语重心长的嘱咐着,打断了童锦游离的思绪。
“谢谢。”童锦抬眸看着身后的监狱,嘴角弯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这三年的种种足以让她涅槃重生。
铁门再次被合上,童锦收起视线,正欲离开时,一辆黑色的路虎刻意停在了童锦前面。
车窗打开,司机探出头:“小小姐,先生让我接你魔导英雄传。”
童锦冷笑一声,都过去三年了,那个男人还是不肯放过她?
只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人宰割的童锦了,想让她回去继续像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不可能!
“告诉他,除非我死,否则我是不会回去的我欲扬明。”童锦嫣红的唇角微微扬起蜀汉三杰,利落的短发在空中划过,身形矫健的避开了路虎,往一边的小路跑去。
墓地前,童锦看着熟悉的身影喋血四平,眼里闪烁着湿润的光芒:“哥,我回来了。”
席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知道你会来这里,跟我来吧摩合罗传。”
暮色四合,萧瑟的风扫过,卷起地上的落叶。
看着墓碑上那个笑得和蔼的老人,童锦眼眶一热,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爷爷,我来看您了!”童锦喉咙哽着苦涩,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是我对不起您,都是因为我……”
“小锦,爷爷从来没有怪过你,现在既然出来了,那就好好重新开始,放下过去……”席墨上前,小心翼翼的将童锦揽入怀中。
“不!哥我做不到漳州交友,你不知道我这三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我绝不会放过他们!”童锦激动的挣开了席墨,苍白的小脸上带着坚定和飞蛾扑火的决然。
席墨顿了顿,缓缓道:“你真的想好了吗?”
“哥,你难道真的以为那场车祸、那些绯闻还有爷爷的死真的那么简单吗?”童锦看着席墨温润的脸庞,蒋申划过一丝恍然,这三年,如果不是席墨,她恐怕已经死在监狱了。
“可是小锦,时至今日,席家已经在他手中,我们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席墨语重心长的看着童锦:“你这样做,只会是以鸾击石。”
“以鸾击石又怎样,只要能够查清当年的真相,将我遭受的一切,百倍奉还给害我的人身上,我不惜一切代价!”
童锦周身散发出的戾气让席墨有些陌生,愣了愣:“既然这样,我一定会帮你通天武皇。”
看着席墨温润如玉的脸庞,童锦只觉得匈口像是积压着什么东西一般。
“哥,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谢谢你一直在我身后保护我!
回到市中心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席墨已经定下了酒店。
“这两天你先在这里住着,我会尽快帮你找好房子。”
童锦点头,她现在是席家的罪人,席家早已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席墨将童锦送回房间后嘱咐了些小事便离开了,躺在柔软的大chuang上位面监察使,童锦眼角有些酸涩。
三年噩梦般的监狱生活已经结束了不是吗?为什么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放松的感觉,童锦恍然的抬起手挡在眼前,想要遮住刺眼的光线常胤,她不再是爷爷庇佑下无忧无虑的席家小姐了。
现在她只是一个身上背负着两条人命的罪人,还是恩将仇报气死了对她最好的爷爷的白眼狼!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的童锦被一阵香烟味呛醒。
床边的沙发上隐约可以看到坐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童锦呼吸一瞬间停止,清醒过后,急忙蜷缩到床角。
男人掐掉手里的烟,面无表情的嘲讽,“怕什么?你还有什么可怕的?”
第2章
闻言猛兽侠第二部,童锦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垂下眼帘,贝齿紧紧咬着嘴唇。
三年前,童锦本想趁着生日之际向席北城告白,对于那时的童锦来说,席北城就像她心中的遥不可及的神,她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爱恋藏在心中。
童锦甚至天真的以为蓝天霸,席北城也是喜欢她的。
可童锦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晚过后,男人扼住了她的脖子,恨不得亲手将她杀死。
席北城说:“童锦,你以为你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我就会多看你一眼吗?”
席北城说:“你不过是席家收养的一条狗!”
席北城说:“在我心里,你连冉云的一根手指头都配不上!”
……
童锦想,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个残忍的夜晚,席北城将她推到了闻风而来的记者媒体面前,一时间,她成为了所有人眼中不知廉尺的女人,各种各样的丑闻满天飞,沈老爷子被气得心脏病突发,童锦无法面对,开车想要逃离,却撞上了陈冉云的车子和两名无辜的路人。
路人无辜惨死决战风铃渡,陈冉云重伤昏迷,童锦醒来时,面对的便是法院的判决。
法医判定她是酒驾,席北城认为她是为了除掉陈冉云故意策划了那场车祸蔡轩正,一手将她送进了监狱。
一切的一切,童锦怎么可能忘记!
“席先生这么晚来找我,难道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个?”童锦调整好呼吸频率,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席北城眯眸紧锁着眼前的这张脸麻蜥蜴,脑海中不经意间闪过三年前童锦的模样,两张脸在席北城眼前不断的交叠着。
条件反射的,席北城抓住童锦的手腕,一个用力将她代入到了自己的怀抱之中。
熟悉的味道让童锦有些沉迷杨启超,但是下一秒就清醒过来,语气里带着愤怒:“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席北城唇角勾起了邪眉的笑容。
“你放开我!”此时的童锦从感到屈褥不已,只是他的温度,她又是那么的贪恋!
“放开?”席北城的声音在童锦耳边响起。
第3章
“放开?”席北城的声音在童锦耳边响起。
----------------------
冰冷的声线让童锦从心底深处涌入上了一股恐惧,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平常无异。
“沈先生不是嫌我赃吗?那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十三岁时,他们初遇,他是席家遗留在外的私生子,而她不过是沈老爷子收养的小孙女。
在席家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和他少不了被人鄙夷嘲讽,甚至童锦以为,他们是同类,可以互相取暖。
童锦卑微的爱了他五年,看着他为了在席家立足,不惜出卖婚姻,和帝都另一大家族唯一继承人陈冉云订婚。
过往的种种如同一道旧疤,此时提起,不过是将伤疤重新揭开罢了。
童锦眼底的淡漠疏离刺到席北城。
这不是三年前的那个童锦!席北城莫名的愤怒起来,不过才三年,童锦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样子?
席北城愤怒的想要将童锦的面具撕毁!
“撕拉——”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席北城看着童锦背部果露出的那些斑驳的疤痕,眼底闪过一丝错愕。
童锦面无表情的拉了拉已经被斯毁的浴袍,看着席北城复杂的神色,只是弯了弯唇:“很丑对吧?”
这些疤痕,是她在监狱里一点点累计起来的约翰库提斯,童锦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
席北城眉峰拢起,刻意在心中暗示自己不要去关心童锦身上的那些伤痕到底从何而来,只是面无表情道:“当初是你自己开车撞死了人,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席家为你赔偿了五百万,已经够仁至义尽了,你在监狱这三年不过是你咎由自取!”
童锦脸色一白,这三年,她最不愿面对的就是那场车祸。
如果不是她,那两个无辜的路人也不会死去,就算是车有问题,而她也还是罪魁祸首豆浆西施!
“是我开车撞死了人,但沈先生别忘了,那辆车到底是谁的,还有我说过热爱生命的人,那辆车被人动过手脚,就算我有罪,难道沈先生就真的无辜吗?”
当年,童锦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开走了席北城的车!
“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吗?知道爬上我的chuang,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所以你就怀恨在心,故意撞上冉云的车子,你以为区区三年,就可以洗清你身上的罪聂了吗?”
席北城冷笑着直接给童锦定下了所有罪。
童锦忍不住发笑,是她故意撞上了陈冉云的车?这恐怕是最好笑的事情了,如果当初不是陈冉云突然开车撞过来,她也不会因为刹车不灵,撞到旁边的路人了!
当真是颠倒黑白我的特种生涯!
只是童锦也不想再去解释了,反正也不会有人相信。
“说完了利亚迪桑?”童锦抱匈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席北城被童锦漫不经心的态度彻底激怒t90ms,一把揪住童锦的手腕,冷声道:“如果不是因为你,冉云也不会失明,你在监狱三年是为撞死的那两个人赎罪,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要最好准备给冉云赎罪了!”微信篇幅有限,继续阅读长按 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各位小主们,近期公众号会定期删文哦,遇到喜欢的书,先扫码进去,然后再点收藏哦~赶紧行动吧!
爱你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