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男人喜欢舔女人那里是因为什么?-阅红颜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乔沐却被面前的那对男女紧握的手刺痛了眼睛。“陆子明,她是谁?......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男人喜欢舔女人那里是因为什么?-阅红颜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乔沐却被面前的那对男女紧握的手刺痛了眼睛。
“陆子明,她是谁?”乔沐指着陆子明身旁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大大的眼眸里满是受伤。
“谁?当然是新欢喽。”陆子明嗤笑着掰过女人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发出吧唧的一声。浓妆艳抹的女人看着乔沐身上的学生装,眼中带着鄙夷,一脸得意的炫耀着自己的胜利。
“为什么?”看到两人的表情,刚才还怒气冲冲的乔沐,反而平静了下来。
“你以为我是真看上你了?乔沐,你除了有张好看的脸,还有什么?你看看你那穷酸样,多丢脸!除了牵手,嘴都不给我亲一下,老子是太监么,需要谈精神恋爱?”
闻言,乔沐愤怒的脸上带着嘲讽,“你以前是不是太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以后肯定是太监!”话音刚落,乔沐的撩起脚就狠狠的踹在陆子明的裆部,陆子明痛呼弯下腰来捂住裆部,乔沐的书包又重重的砸在他的头上柳一村,成功撂倒在地!
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哀嚎的人,拍拍书包,表情厌恶,唾了一口,“婊/子配狗,天生一对!”
提着书包转身就走,视线转过的同时,乔沐泪水瞬间蓄满眼眶,短发被风吹的凌乱不堪,遮住水光盈盈的双眸,热泪划过脸颊,寒风一吹变得冰凉,刺得脸上生疼,心也跟着疼。
乔沐,不要哭。
江城最好的酒吧,满面忧郁的乔沐趴在柜台上,“服务生,来一提啤酒,要最便宜的那种!”
酒寻秦记连晋保看着她那嫩嫩的小模样,不应。他们这里可是正规酒吧,不接受未成年人,这姑娘还没成年吧?就在酒保想着要把她请出去的时候,乔沐从书包里掏出学生证甩在桌子上,摆了摆手,语气霸道,“赶紧上酒高天骐!”
酒保对着学生证看了看,大二学生,二十岁,对着乔沐又比了比,确定是本人,这才上了一提啤酒,最便宜的!
乔沐眼眶通红,憋住眼泪,拿起啤酒狠狠的灌了几口,脸上开始火辣辣的,头也开始晕乎乎的。他妈/的!她哪里穷酸了,她这不正在江城最好的酒吧里喝酒么梁小竹?你才穷酸,你们全家都穷酸!
父亲的债务,母亲的病情,压的乔沐透不过气来,这次被劈腿,无疑是雪上加霜,成功压垮了她一直强撑的内心,她需要发泄。断断续续的喝了两个小时,不胜酒力的乔沐,终于喝醉了。
站起身来,去找厕所,一楼女厕偏偏就坏了,不能用!乔沐撇撇嘴,马丹马丹!人背了喝口水都塞牙,厕所都上不了,转身朝二楼走去。
乔沐在二楼七拐八拐找到厕所,坐在马桶上,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再找不到的话,姑凉她就要尿裤子了!
出了厕所,乔沐的酒劲也上来了,迷迷糊糊,连楼梯的方向都分不清楚,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眼睛酸酸涨涨的,看什么都在动。
扶着墙嘟嘟囔囔的往前挪动,最后撑不住了,身体靠向一旁的房门上,小手抓住门把手。没想到房间根本没有上锁,乔沐站立不稳,顺势一头栽了进去。
乔沐揉了揉摔疼的胳膊,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房间里很暗,依稀可以看见一张床,“咦,太好了,我到家了吗?”脱了外衣扔在地上,迷迷糊糊的钻到床/上。
正要大睡一觉,乔沐突然被身后一双有力的臂膀拥住罗森内里,撞的乔沐生疼,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凉凉的。乔沐最后一丝清醒慢慢消失,她太累了。耳鬓厮磨,唇齿交缠,一时间,房间里温度快速升高。
清晨,阳光透过镂空的落地窗照在房间里,凌乱的大床/上,男人长卷的睫毛抖了抖,慢慢的睁开眼睛,修长白皙的手指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带着些许慵懒。忽然瞳孔猛的一缩,顺着胸膛上的小手一路看过去,发现了身边睡得正香的女人。
席慕乔心里懊恼,一向温和儒雅的眉眼间带着点点怒气,这个女人是怎么进来的?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坐直身体,正要发泄心中的怒意,视线一瞥间看见那只小手的腕上,硬币大小圆圆的伤疤。
怒气瞬间荡然无存,男人心口猛然收缩,死死盯着乔沐的手腕,脸上表情快速的变换着,像是打开了记忆的牢笼。不等他细看,身旁的乔沐已经被惊醒,而后是刺耳的尖叫声。
“卧槽!”乔沐大叫一声,紧紧的捂住被子,防止自己走光,乔沐哆嗦不停,小脸煞白,小脑袋快速的搜索着,从酒吧喝酒到现在出现在一个男人床/上……她,她到底和这个男人做了什么?特么的,乔沐锤了锤脑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酒后乱性啊乱性,她保存了二十年的贞/操啊,就这样没了!
席慕乔深邃的眼眸依然死死盯着乔沐的手腕,那个圆圆的伤疤越来越刺眼孙释颜,他声音低沉,带着几丝焦急,“女人,把手拿过来!”
乔沐哪敢,谁知道这个男人打什么主意暴风法庭,万一那什么大发拉着她再来一回怎么办?她一边仓促的遮挡着身体,一边手忙脚乱的把散落的衣服套在身上,瞪着大眼睛盯着对面的男人,“你,你别过来,我,我会报警的,我还未成年!”
神情焦虑的席慕乔那里还管这些,去拉乔沐的手,棱角分明的面孔带着几分急切压过来,然而这种急切在乔沐看来,更像是图谋不轨的预兆。
妈妈咪呀!乔沐吓得转身滚下床,边后退边提裤子,幸好她先套上了保暖衣,不然就要裸奔了。眼见乔沐要走,席慕乔利落的穿上大衣下床追过去任恒之,吓得乔沐抓起地上的外套就朝门口冲去。
“大叔,咱俩互睡一晚,扯平!我没有钱,我很穷!”边跑边喊,脚下却丝毫不停。谁让她理亏,闯了别人的房间呢,吃亏也只能自己认了漠河旅游攻略。
席慕乔眼看人已经跑了出去,却又无可奈何,总不能只穿着一件大衣追出去。转身扯过围巾罩在身上,抓起床边的手机,长指轻点,带着几分急躁的怒意,“你们两个立刻给我死过来!”
乔沐跑出好远才停下来,靠在公交站牌上喘粗气,小脸红扑扑的,扭头看向身后,没有人追她,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休息片刻站起身来,刚迈开一步,就被疼的呲牙咧嘴,刚才太紧张忙着逃跑没注意,这一停下来,腿都开始打颤,乔沐咬牙,死男人,丫丫的禽兽!腿间的粘黏感让乔沐很不舒服,虽然是第一次经历,但道理她还是懂的,欲哭无泪啊。
妈蛋!那个男人肯定没做措施,谁知道他有没有梅毒淋病艾滋病,如果自己被他传染了,那她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那个乌龟王八蛋,把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掏掏裤兜,还有三十五块零五毛,小脸上满是纠结,细条的柳叶眉蹩住,她实在是疼的走不动了,乔沐咬咬牙,心头滴血打了出租。
下了车,乔沐揣着仅剩的八块五毛钱,可怜兮兮的敲开了秋宁家的门。看着乔沐脸颊红肿,眼角还挂着眼屎,头发乱糟糟的,头顶还翘起一缕,有着轻微洁癖的秋宁不悦的蹩了蹩眉头,“小婊砸,你是不是去做贼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狼狈?
“停,宝贝宁儿,先借我浴室用用,等我出来在审讯。”不等秋宁炮轰,乔沐一溜烟儿的钻进浴室。脱下保暖衣,习惯性的把手伸到背后去解bra暗扣,结果摸了又摸,没摸到石评大财经!
乔沐赶紧走到镜子前,大眼睛瞪得溜圆,红红的小嘴微微颤.抖,她觉得自己呼吸都不顺畅了,就像被呃住了脖子。妈蛋,她的bra呢松下忠洋?
此刻镜子里的人身体赤果果的,除了遍布着青青紫紫的吻痕,哪里有bra的影子?啊啊啊,老天爷!你是在逗我吗?
乔沐心头滴血,肯定是她刚才急着逃跑,把bra给落下了。那件bra可是新买的,才穿了两次,花了她五十块那!失了身又丢了bra,姑娘她亏大了!
看着自己满身青紫吻痕,还有微微红肿的脸颊,乔沐简直是火烧头顶,要炸了!一定是昨晚那个死男人趁着她不省人事,欲行不轨之事,哪料她拼死反抗誓死不从,激怒了那个男人,所以给了她一巴掌!
嘤嘤嘤,禽兽男人,哦不,连禽兽都不如!
她好歹也是美丽可爱漂亮温柔的青春无敌美少女一枚,丫的怜香惜玉你懂不懂啊?懂不懂啊!
她终于明白那些言情小说里的什么被大卡车碾压过后浑身酸痛,像是要散架一样,两腿打颤是什么感觉了,简直描述的和自己现在一样一样的!
但是那什么活生生的撕裂感的,什么欲仙欲死啊,香汗淋漓啊,她却一点都没感受到,这特么的不公平!乔沐忽然后悔了,干嘛跑那么快,自己还是新鲜出炉热气腾腾的小处女一枚,就这样便宜了那个死男人,应该狠狠地敲他一笔!
回想一下,那个男人长得倒是人模人样,五官深邃,丰神俊朗风度翩翩……啊呸!乔沐一激灵,什么玩意?那人就是道貌岸然人面兽心的王八蛋,把她这朵刚刚绽放,散发着芬芳的祖国花朵给糟蹋了!
客厅里,秋宁托着腮帮,看着狼吞虎咽,毫无一点淑女形象可言的乔沐,听着她的描述,瞪大了眼睛。
“所以说,你这是失恋之后又失了身?”
“不不不,准确的说,是失恋加失身之后,又失了bra,嘤嘤嘤~。”
秋宁无语望天,大姐啊,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失恋和失身啊!你就别惦记你那五十块钱街头打折的破bra了。
想起昨天被渣男嘲笑的情景,乔沐嘴里嚼着煎蛋却如同嚼蜡,低垂着眸子,大大的杏眸蒙了一层水雾,沾湿了卷翘的睫毛。曾几何时,她真以为自己找到了未来……
“对了,我书包搁哪里了?”乔沐突然抬头问道。
秋宁一脸茫然,“你来的时候,没带书包啊!”
“什么?”乔沐拍桌而起,表情慢慢变得惊悚。书包,她从酒店跑出来的时候好像没带驹形由美。
尼玛!学生证还在里面!乔沐仰头,泪流满面。“老天爷,你果然在逗我!”
酒吧二楼,房间里。
左阵和林逸一边汇报昨晚的事,一边震惊的看着那凌乱的大床,床头还挂着一个黑色蕾丝bra王慕清,偶买噶!总裁这是,开荤了?
浴室门开了,清冽气息扑面而来。男人走出来稳坐在床头,紧实的胸肌和腹肌,完美的人鱼线……
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悚,特么的就一夜,发生了什么?他们的万年禁欲总裁竟然开荤了?
男人转身,捋了一把湿漉漉的漆黑短发,俊脸冷漠沉铸,眼眸微眯,不起一丝波澜,“所以,你们俩个扔下我跑了?”语气淡淡却透着寒意,俊美的深眸里像是有两道电芒,冰刀一样的砍向两人。
左阵和林逸高大的身躯抖了抖九大堕天使,我们要是不把您扔下,您昨晚怎么能完成人生的重大转变呢?当然,他们只敢心里想想,嘴上可不敢这么说。
在总裁大人冷飕飕的目光中,左阵开口,“昨晚总裁喝的太醉,这里又是您的地盘,我们觉得安全的很,所以……”
“安全得很会有女人半夜进来?我看你们是过得太安逸了,竟然敢无故丢下总裁,连门都不锁,让某个别有用心的女人有了可趁之机!”
左阵和林逸很有默契的低下头,这个时候开口怕是会立刻触霉头吧,但是不开口就能躲过吗?
男人邪魅的笑了笑,收起冰凉的压迫感,温润如玉,“非洲那边正好开拓市场……”
左阵和林逸惊呆了,不带这么玩的!总裁这是要把他们流放非洲,林逸更是没骨气就差跪了,一把鼻涕一把泪,“总裁,我们错了,我们不该扔下您,让您被可恨之人占了便宜……”
“OK,跟你们将功补过的机会,一天时间,查清楚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是谁,不然……”席慕乔眼神骤然凌厉起来。
“保证完成任务!”两人猛地站直,食指中指并拢,指天发誓,然后相视一眼,夺门而出。
修长的食指夹着香烟,薄唇慢慢吐出烟圈,男人眯起眼睛,看着床头挂着的黑色bra,深邃表情在青白的烟雾中显得迷离。
记忆在脑海中翻涌,那个女孩手上的伤疤,是不是自己要找的答案?他终于找到了么。
一早上,乔沐都在焦急中度过,细条的柳叶眉蹩住,小手杵着额头,揪着鸡窝般的短发,在秋宁家的小客厅里转了无数圈,就差跳脚了!
妈蛋妈蛋!书包里的书可是自己要给顾客送的,价值三百八呢!明天一定要送到,这可是工钱最多的一家了,工作不能丢啊!丢了书就得赔钱,这分明是在割她的肉啊!
还有她的学生证,没有学生证在学校里根本就不能存活好么,不能签到,不能考试,不能进图书馆……乔沐想想都要哭了。
先不说时间能不能来得及,关键是补办还要交五十块钱,这是最让乔沐不能容忍的。尼玛,五十块,对于一分钱都要掰成两瓣花的乔沐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啊,有木有!所以,她必须要把书包拿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嗯,就这么定了!”打定主意,乔沐握拳!大大的杏眸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不成功便成仁,姑凉她拼了!这种事情,当然要在晚上做,夜黑风高……乔沐奸笑。
盘腿坐沙发的秋宁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前一秒悲痛欲绝,后一秒笑靥如花的乔沐,暗骂这小逗比分分钟跳戏,永远搞不清重点是什么。
搁别人身上,不是要死要活痛哭流涕自己失身了么,这逗比操心完了bra,又操心学生证,这神经可是够大的。
有了动力的林逸和左阵做事效率快了一百倍,下午,就把收集的所有资料摆在了席慕乔的面前。几张A4纸,一个U盘,优瓦夏还有一个洗的发白的书包。
男人眼睫半阖,慵懒的靠在椅背上,长腿交叠,修长的食指或快或慢的敲打着桌面,盯着电脑里的监控画面。看着画面里小混蛋从进酒吧到去厕所,再上二楼,七拐八拐,最后一头栽进了自己的房间。
男人挑眉,勾起唇角,合着这小混蛋是喝醉了误闯?哼,误闯也改变不了她强了他的事实,这监控就是罪证!
修长白净的手指夹起桌上的几页纸,眸子快速的扫动:乔沐,女,20岁,江城大学大二学生。
男人嗤笑,手指轻弹纸张,丫的,那小混蛋还说自己未成年,未成年能发育的那么好吗?脸蛋儿长得倒是像极了未成年。
越往下看,男人那双温润眼眸越来越犀利,英挺的剑眉蹩住,薄唇轻抿,修长手指紧握指尖的纸张,因为用力而泛着青白。
孤儿,六岁被收养,随后离开江城,……之后,乔沐考上江城大学,携母返回江城定居,养母心脏有问题……
六岁——被收养——
读完,男人心脏猛地一缩,后又释放开来,萦绕心间多年来的禁锢瞬间崩塌,眼底骤然发红,哽住呼吸,眸中水光若隐若现。
轻阖双眼,挡不住心中汹涌而来的情绪,心脏跳动越发蓬勃,浑身僵硬。只有指尖的微微颤,不经意间暴露了男人此刻平静外表下的汹涌波澜,喉结上下滑动,许久,许久。所以,当年小东西不辞而别,不是因为生气!
左阵和林逸站在一旁,总裁大人的情绪变动他们看得一清二楚,两人相视一眼,战战兢兢的等着总裁发话。
许久,仰坐沙发上的人才缓缓睁开眼睛,像是终于恢复了力气,眼底的暗流隐去小布叮官网,神色一片正常,重新变得温文尔雅。
左阵连忙把手里的酒红色小本递过去,江城大学的学生证。
翻开,就看见那小混蛋笑的春光灿烂。男人怔怔的瞅着那张面孔,表情柔和,一动不动,近乎贪婪。
记忆中的那张爱笑的小脸蛋仿佛就在眼前,五官长开了,还是那圆圆的小鼻头,细条的柳叶眉,还是那么的爱笑。大掌拿过发白的书包,还挺沉,男人弯唇,一定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
打开书包,拿出厚厚的一本书。看到书名,席慕乔笑容僵住了,他想收回刚才的话。
书的封面上几个大字——《爱与婚姻》。
再拿出一本,男人嘴角抽搐——《爱的64式》。
又拿出一本,男人眼角抽蓄——《房事大全》。
他还就不信邪了,咬牙,大掌把剩下的几本书全都掏出来,摊开——《夫妻间的小秘密》、《男人这东西》……
席慕乔:“……”
颤抖的手拿出最后一本,终于不是关于房事的了——《逗比是怎样炼成的》!
席慕乔怒,拍桌而起,身上的怒气像是要把屋顶掀翻了止痛化癓片。特么的,小混蛋这是要干什么!
左阵和林逸看着桌子上的那几本书,偷瞄一下席慕乔的脸色,眼角抽搐,肩膀抖啊抖,憋笑憋得好辛苦。
席慕乔起身,双手叉腰,脖颈间的青筋凸起,太阳穴一阵猛跳,脸上已经看不见血色了,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昏过去了。这个小混蛋,还真是能给人带来惊喜啊!
突然,男人笑了,笑的那么清净脱俗,仿佛刚才那差点跳脚的人不是自己,对着一旁的左阵和林逸勾勾手指,一脸翩翩贵公子模样红狼牙鰕虎鱼,“你们两个,这样这样……”。
晚上八点,对于江城这座城市来说,丰富多彩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街上一片繁华,各色灯光璀璨,霓虹点点。
乔沐带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帽檐压低,遮住大半边脸,偷偷摸摸的躲在酒吧拐角处。
秋宁看见这逗比,翻了翻白眼,简直想上去踹她两脚。拜托!你是来拿自己的东西的,一不偷二不抢,干嘛偷偷摸摸刀噬 ,像做贼一样?还美其名曰降低存在感,就你这样奇葩的打扮,特么的一进去就是焦点好么?
乔沐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回到这里就莫名的感到心虚,明明是来拿自己的东西,她心虚什么。只见她干咳两声,表情一丝不苟,小身板挺得直直的,小嘴里絮絮叨叨,“我不是小偷,我也不抢,我不是小偷,我也不抢,我不是……”
秋宁忍无可忍,看着那逗比咬牙切齿。她后悔了,干嘛非要跟着一起来,她想回家找妈妈!
终于,乔沐气打足了,视死如归的朝着酒吧走去。走出旋转门站定,抬头看了一眼,乔沐就差点跪了,一口气没提上来,小脸憋得通红。
她……她刚穿两次的bra!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