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男人有七等,你属于哪一等?-优品小说榜第1章我就指望着你的不快生活“我和你老公在香格里拉1108号房间,做我们都喜欢做......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男人有七等,你属于哪一等?-优品小说榜

第1章 我就指望着你的不快生活
“我和你老公在香格里拉1108号房间,做我们都喜欢做的事情,白雅,你为什么不离婚呢?你就那么贱吗!你留不住他的身体,也留不住他的心。”
白雅站在1108号房间门口,淡漠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
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那一抹暗黑,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开门声响起。
苏桀然搂着美艳妖娆的助理出来。
他看到白雅,微微一顿,勾起邪肆的嘴角,“又来捉奸啊?干嘛不进去,外面多热,站着不累吗?”
白雅淡漠的看向他,“怕打扰了你们的雅兴,害你看到我不举,我就罪过了。不过,你病好了吗?”
苏桀然听着她的诅咒,眼中掠过一道愠色,“白雅,当初不洁的是你,何必这么阴阳怪气。”
白雅笑了。
笑的,眼泪快要流出来。
三年前,他的前女朋友绑架了她。
她在逃跑途中被一个陌生的蒙面男人破了身。
她看着他的车子在她不远处停了下来。
他和车上那个女人颠鸾倒凤。
而那女的,就是绑架她的女人。
她看着车子的震动,心如刀割。
就连身后每一次撞击的疼痛都能被比下去。
她不知道那天怎么过来的,只是想到,心还发疼着。
“如果让你听着不舒服了,那真不好意思,阴阳怪气习惯了。”白雅慵懒的抬起了下巴。
苏桀然的眼神冷了下来,“你到底来干嘛的?别告诉我是故意来让我不痛快的。”
“恐怕被你说中了,你的预感一向很准。”白雅淡然的扬起笑容。
“你给我滚。”苏桀然不客气的说道。
白雅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苏桀然。
苏桀然没有接过,谨慎的问道:“这是什么?””
“她,”白雅瞟向苏桀然的助理。
“我怎么了?”助理搂住苏桀然的手臂。
她听说白雅虽然是苏太太,但是一点都不受宠。
今天看来,简直是被苏桀然厌恶至极。
所以她有恃无恐。
白雅挥了挥手中的资料,“你是苏城有名的脏秘,苏城里百分之八十的富商跟你睡过,其中有一位,上个月被检查出有艾滋。”
助理震惊的脸色苍白。
白雅睨向苏桀然,“你们有用套吧?如果没有,我有认识的医生,要不要介绍给你。”
苏桀然拿过白雅手中的资料,眯起眼睛,迸射出一道凶光,把资料甩在了白雅的脸上,“你总是能让人感到不快。”
白雅笔直的站着。
纸砸在脸上,比想象中的疼。
她嗤笑一声,“你知道的, 我就指望着你不快度过余生。”
“那我得做点让你更不快的事情才能让我愉快起来了,今天不回去,不用等我大故宫第一部。”苏桀然生气道。
他转过身,大步朝着电梯走去。
白雅淡漠的站着,面无表情。
那句不用等他,她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松峰莉璃
今晚,他会在别的女人那里过夜,染上别的女人的味道。
她失身后,他一直没有碰过她。
在他眼里,她比不过一个脏秘。
水雾渐渐的弥漫上了清冷的眼眸。
不是她不说,不哭,就表示不痛。
苏桀然的助理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白雅防不胜防,后退了几步,靠在了墙上。
“你真卑鄙,你破坏了我,觉得能得到他的心?”助理紧握着拳头火道。
“那渣男的心,我压根就不要。”白雅反手一巴掌甩到了助理的脸上,“我不是你们能欺负的。”
“那你为什么不离婚?”助理吼道。
“你还没有这个权利知道,明天这份资料就会在网上曝光,好自为之。”白雅冷漠的说道,走出了酒店。
夜已深
她拢了拢衣服,走在没有人烟的马路上。
月光拉长了她的身影。
有些孤寂,有些落寞。
回到家,只会让她的心更不舒服。
她去医院值班室睡觉。
刚到办公室,打开了灯。
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士兵面色凝重的跑过来,着急的问道:“你是值班的妇产科医生?”
白雅感染了他的紧张气氛,“怎么了?您有什么事吗?”
“附近有一个孕妇被挟持,现在羊水已经破了,情况非常危急,需要立马急救。请你跟我走一趟。”士兵紧急的说道。
羊水破了,对孕妇和胎儿来说非常危险。
白雅来不及细想,“我收拾好急救箱跟你去,给我五分钟时间。”
不一会
她就跟着士兵到了医院附近的花园小区。
楼道上,站着十几个面色凝重的军人。
他们按兵不动,训练有素,等着上级的指示。
白雅被领进了案发房间801房间的对面,802房间。
一眼,她就看到了正在指挥中的男人。
他拥有刚毅的脸型,凌厉的眼神。
深刻的五官,如同雕刻师手中完美的艺术品。
英姿飒爽,惊为天人。
让她好奇的是,那些认真倾听的人中居然还有肩膀上两杠三星的上校。
那他的身份,岂不是将军?
男人犀利的眼神扫过来,杀气腾腾。
白雅一怔蔡乔恩,被威慑到,低下头。
他笔直的向她走过来,高大的身影形成的黑影笼罩着她,形成压迫之势。
她想起那天晚上的陌生男人,也有着这般强壮的体魄。
所以,她的挣扎没有半点用。
“抬起头。”顾凌擎命令道。
他如鹰一般锋锐的眼神凝视她清秀的脸蛋,紧抿的嘴唇,不怒而威。
白雅迫于他的压力,抬头看他。
他一脸冷酷,眼神犀利,叫人胆寒。
她第一次看到这种就算不说话,就让人肃然起敬的男人。
“我是医生羽衣一族,不是罪犯。”白雅开口道。
顾凌擎讳莫的眼中闪过一道锐光,凌厉的对着手下命令道:“让她走,换一个进来。”
白雅不解,“为什么我不行?”
“里面面对的是三个贩毒头目,他们杀人不眨眼,你敢吗?”顾凌擎凛然的问道。。
“为什么不敢?”白雅反问。
顾凌擎冷眸一紧,握住她的下巴,靠近, “想清楚再回答我,进去九死一生,不是儿戏,不是演习。”
他的气息全部落在她的嘴唇上,很是魄人。
白雅是个倔牛。
别人越是看不起她,她越要做到。
“怕死就不到这儿来了。”她正面回道,直直的锁着顾凌擎,临危不惧。
顾凌擎拧眉,深邃的看着她。
他的眼眸太过漆黑,她清晰的看得到他眼中倒影出的她……
第2章 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
“我送她进去张俊熙。” 三秒后,顾凌擎改了口道。
他松开手,往后推开了一步。
“不行啊!”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
尚中校担忧的提醒道:“首长,您进去太危险了。要是副统知道了,我们不好交代!”
“少废话,谁进去不是危险,留下待命。”顾凌擎果断的命令道。
“可是首长……”尚中校还想说什么。
顾凌擎一道冷冽的目光扫过去。
尚中校闭嘴了,无奈的颔首,“是。”
顾凌擎拽过白雅的胳膊,力道有些重,拉着她往801门口去。
白雅去敲门。
他握住了她的手。
仿佛有道电流从手背上流淌而过。
白雅一惊,抽回自己的手。
她不习惯被男人握。
顾凌擎凛眸冷了几分,俯视着她的排斥。
他打开手机录音,面无表情的说道:“进去之前,说下临终遗言,如果你死了,我们会送到你的亲人那里。”
“送去我丈夫那里吧。”白雅淡漠的说道,拿过顾凌擎手中的手机。
“苏桀然,如果有来生,希望不要再遇,把我的尸体全部捐出去,解剖也好,移植也罢,我们,再也不见。”白雅干脆利落的说完,把手机还给顾凌擎。
他深沉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一道异样。“还有其他的遗言吗?”
白雅的眼神柔了一些,“把我余下的钱都给我妈,如果可以,希望你们可以照顾她。”
“可以。”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放心了,下颔瞟向门,“可以进去了。”
“里面被挟持的孕妇是某高官的女朋友,务必保证她和孩子的安全,另外,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我保证。”顾凌擎沉声说道。
白雅顿了顿,清冷的目光望进他如宇宙般浩瀚的眼底。
那里是那样的宽广,辽阔。
心里,又有些酸涩的感觉。
一个绝顶帅哥对她说: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
这样的承诺,就算是陌生人,都让人觉得温暖。
特别是现在,她心中一片荒芜和冰冷的情况下。
“我没有怕。”白雅微微扬起嘴角,“不过,还是谢谢。”
“不用谢。”顾凌擎说道。
他把白雅拉到身后,敲门。
门被打开一条细缝。
“让那个女人一个人进来。”里面的人恶狠狠的说道。
“她做手术需要助手,我们就两个人进来。”顾凌擎谈判。
“不行,谁知道你们搞什么鬼?”
“那就让里面的孕妇死掉,你们什么人质都没有?”顾凌擎凛冽了。
威严无比,铿锵有力,顿时能够让人胆寒。
对方犹豫了三秒。
“你有种!进来!”
顾凌擎推开门,走进去。
一支手枪顶住了顾凌擎的脑门。
白雅担心的看向他。
他依旧面无表情。
平头搜查着顾凌擎的身上。
他没有发现武器。
“你们别耍什么花招。”他收回了枪。
“疼,救我,救我!”主室里传来孕妇的求救的声音。
白雅冲去主卧室。
里面窗帘被拉着。
房间中灯都没有打开,非常昏暗。
两个男人手里拿着枪虎视眈眈的对准了她。
白雅走向了孕妇。
孕妇脸色苍白,捂着肚子,床上已经湿了一片,“救我,救我。我不要死。”
“最近的B超给我看看。”白雅紧迫的说道。
“抽……屉里。”孕妇疼的满头是汗。
白雅打开抽屉。
在B超上压着一个相框。
相框里是孕妇和苏桀然合影的照片。
白雅微微一怔。
原来,高官指的是苏桀然。
而那个孕妇,是苏桀然在外面又一个女人。
“医生,救我,我好疼啊。”孕妇握着白雅的手。
白雅缓过神来,抽出B超单子,看了一眼,脸色差了几分。
“你的胎位不正,脐带绕颈,不能顺产,必须剖腹。还有,你情况紧急,不能局部麻醉,只能全身麻醉了。”白雅紧急的说道,打开急救箱。
歹徒抢过急救箱,确定没有武器,才还给白雅。
孕妇摇头,红着眼,请求的说:“能不能不要剖腹,他喜欢身上没有疤痕的女人。”
喜欢没有疤痕的女人?
果然是苏桀然的作风。
“那样孩子会窒息的。”白雅冷声道。
孕妇眼中闪过一道狠厉,咬了咬牙,“那就让它窒息。”
白雅眼眸紧缩,闪过反感,“那是你怀胎九月的孩子,现在已经有了生命。”
“没有他的爱,有这个孩子有什么用,只会拖累我,我不要留疤。”孕妇很确定的吼道。
因为激动,她的肚子更疼了。
白雅咬牙,从急救箱里拿出麻药,麻利的打开,抽进针管中。
“那只能对不起,作为医生我不能答应你。他在我眼里,已经是一条命!”白雅冷声道。
她专注的清空针管中的空气,准备射入。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腕,深邃的眼中闪过一道关心。
他知道满足当事人意愿的重要性。
她会为她的倔强惹上一生的官司。
“听她的,她是当事人。”顾凌擎提醒道。
白雅甩开他的手,没甩得动。
她火了,坚定的看进他的眼底,“我是妇产科的医生,接生孩子是我的责任,如果后面出了问题,我来背,我不贪生怕死,没想到你这么怕承担责任?”
顾凌擎微微一愣。
他不怕承担责任,只是有一瞬,他担心她出事。
他松开了手,冷声道:“动手术吧,就说是我下的命令,我会跟你们院长打招呼。”
白雅弯身,戴上橡胶手套,严肃的对歹徒说道:“麻烦你们都出去,我需要给她动手术。”
“不行,人质必须在我们手上,你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动手术!”
“她这种情况跑的了吗?”白雅担心孕妇的身体被看光。
歹徒提了提枪,对准了白雅。“你再多嘴我毙了你。”
顾凌擎挡在白雅的前面,“毙了她你们也跑不了。”
歹徒在犹豫着。
“医生,我不行了,孩子出来了,啊……”孕妇尖叫着。
顾凌擎眼中掠过一道利光。
僵持没有用。
他打开柜子,从里面拿了一块青色的床单。
摊开。
他把白雅和孕妇保护在了床单后面。
“我给你们挡着,动手术吧。”顾凌擎果断的说道。
第3章 我看你敢不敢?
白雅也不浪费时间, 用医用剪刀解开孕妇的裤子。
小孩的脚已经出来了。
剖腹都来不及了。
时间一长,孩子肯定会窒息。
“忍着一点。”白雅给她注射麻药,在她那剪了一刀。
麻药还没有麻醉全身。
孕妇感觉到了疼,吼道:“你这个八婆,我要告你,告的你连医生都没得做。”
“等孩子平安生下来,你再告,我等着你。”白雅无所谓的说道。
她终于顺利接生出了孩子,利落的剪掉了脐带。
“哇……哇!”孩子响亮的哭声响起来。
白雅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向孕妇。
孕妇已经昏迷中。
白雅眸中一紧,赶紧放下孩子,查看孕妇的情况。
“军官。”她担心的喊道。
顾凌擎看向白雅。
她的额头上,鼻尖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的心中流淌过怪异的感觉。
“怎么了?”顾凌擎沉声问道。
“孕妇现在血压很低,必须立即输液,住院观察。”白雅汇报道。
顾凌擎看向歹徒,毫不犹豫的说道:“放他们走,我做你们的人质。”
那三人面面相觑,平头看向手上的时间。
“飞机还有四十分钟才过来,我们放她们走,让你留下来,岂不是多了一个炸弹。”
“我留下来。”白雅说道。
顾凌擎诧异的看向白雅,深邃的眼中流淌过一丝不解。
白雅扬起嘴角,语气轻柔了几分,对着顾凌擎说道:“快把他们送去医院吧,不然小孩孕妇都得死。”
“你们一个都别想走。”平头吼道。
白雅看向平头,“留下昏迷的孕妇,嗷嗷待哺的婴儿,一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对你们都是负担吧。”
“让他们走。”年纪略大的高个子说道。
平头点头,站在了一边。
顾凌擎睨了白雅一眼,没有多言。
他弯身背着产妇,单手抱着婴儿快速出去。
外面一群人接应。
他们看到产妇和婴儿安全出来,都松了一口气。
“送他们去医院。”顾凌擎把孕妇和孩子交给士兵。
他犀利的目光扫向801室,命令道:“尚中校,准备狙击手晋嫣吧。”
“首长,她们救出来了,我们的任务完成,这边就可以交给普通的缉毒大队处理,您先休息吧。”尚中校恭敬的说道。
“人质还在里面怎么休息!”顾凌擎冷冽的扫着尚中校。
尚中校领悟不到首长为何生气。
就像他领悟不了,为什么这种任务,首长要亲自出马一样。
“那我立马安排狙击手啊。”尚中校颔首说道。
“如果在人质安全和放虎归山上选择,放虎归山。”顾凌擎加了一句。
尚中校更加诧异了。
首长一向雷厉风行,打倒一切敌对力量,绝不姑息的。
怎么,这次,这么奇怪。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顾凌擎站在了窗口,望着外面,目光深不可测的幽黑。
三年前,他去执行特殊任务,任务出了一点点意外。
他被丢在荒郊野外,还被注射了药性非常强的非常性药物。
在失去理智夜深人静造句,快要爆血身亡的时候。
她就这样出现了。
他没有忍住。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军医院。
他动用了关系,用了两天的时间,找到了她。
她穿着白色的婚纱,圣洁的就像是天使,站在了教堂的高塔上,义无反顾的和苏桀然交换了戒指,成了他的新娘。
他以为屋里被挟持的孕妇是她,所以来了。
他没有想到,那个孕妇,居然是她丈夫养在外面的女人。
而她……选了用自己护丈夫的私生子和情人安全。
他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砰”的一声,从801传出来。
顾凌擎心头一惊,转身,凛冽的问向尚中校,“801发生什么事了?”
“目前还不清楚。”尚中校小心翼翼的说道。
顾凌擎扫向802的厨房,和801的厨房是对着的,中间隔了二米。
他走向厨房,凝重的问道:“直升机的情况如何?还有多长时间到?”
尚中校跟着顾凌擎身后,汇报道: “还有三十分钟到达。”
顾凌擎没有再说话。
他把梯子架在两个厨房中间,一跃而上。
“首长,您一人进去太危险了。”尚中校担心的说道。
顾凌擎犀利的瞪他一眼,“你废话很多。”
尚中校不敢说话了,赶紧对着士兵命令道: “008,101,立马跟上,势必要保护首长。”
“是。”士兵接收到命令,上了梯子德吉才仁。
尚中校担忧的眼中快要滴出水来。
首长前途一片光明,将来成为总统也有可能。
要是出事了,副统会扭断他的脖子的。
顾凌擎动作敏捷的跳下梯子,疾如雷电。
一眨眼就靠在了墙上。
他冷冽的目光扫向客厅。
平头在客厅里,其他两个还在卧室。
他蹲下,步履轻盈,目光犀利的紧盯着平头,拿出腰刀,冲过去。
平头看到顾凌擎,来不及出声,已经躺在地上了。
008和101立马上去处理残局。
顾凌擎朝着008和101比划特定一些手语。
008和101点头。
他们把窗帘无声无息的取下。
客厅里面的视线一片光明!
狙击手已经待命。
顾凌背部紧贴着墙壁,挪到卧室外,看向里面。
白雅坐在床头,望着空气沉思。
淡淡的,静影沉璧,却有种莫名的忧伤笼罩着。
这种忧伤从内而外,让人看了,很是怜惜。
“老大,外面怎么还没有动静啊?”黄头发的歹徒猛吸了几口烟,暴躁的挠着头发。
年长的歹徒阴鸷的盯着白雅那张绝美的脸孔。
他的目光飘向白雅的胸前,多了一道阴暗,“还有半小时飞机才到,想不想享受享受。”
黄头发领悟过来,看向白雅,猥琐道:“这女的身材长相都不是盖的,死前也要做一个风流鬼。”
他丢掉了烟头,朝着白雅扑过去。
顾凌擎黑眸剧缩了几分,正预冲进去。
白雅淡定的拿起针头,对着自己的脖子,冷声道:“再过来,我让你们没有人质。”
“我看你不敢。”黄头发一意孤行。
白雅用力,针头进了肌肤。
顾凌擎心里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目中掠过一道锐光,杀气腾腾,紧迫万分……
第4章 我要她的全部
白雅也不浪费时间漂泊的灵魂, 用医用剪刀解开孕妇的裤子。
小孩的脚已经出来了。
剖腹都来不及了。
时间一长,孩子肯定会窒息。
“忍着一点。”白雅给她注射麻药,在她那剪了一刀。
麻药还没有麻醉全身。
孕妇感觉到了疼,吼道:“你这个八婆,我要告你,告的你连医生都没得做。”
“等孩子平安生下来,你再告,我等着你。”白雅无所谓的说道。
她终于顺利接生出了孩子,利落的剪掉了脐带。
“哇……哇!”孩子响亮的哭声响起来。
白雅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向孕妇。
孕妇已经昏迷中。
白雅眸中一紧,赶紧放下孩子,查看孕妇的情况。
“军官。”她担心的喊道。
顾凌擎看向白雅。
她的额头上,鼻尖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的心中流淌过怪异的感觉。
“怎么了?”顾凌擎沉声问道。
“孕妇现在血压很低,必须立即输液,住院观察。”白雅汇报道。
顾凌擎看向歹徒,毫不犹豫的说道:“放他们走,我做你们的人质。”
那三人面面相觑,平头看向手上的时间。
“飞机还有四十分钟才过来,我们放她们走,让你留下来,岂不是多了一个炸弹。”
“我留下来。”白雅说道。
顾凌擎诧异的看向白雅曾芳林,深邃的眼中流淌过一丝不解。
白雅扬起嘴角,语气轻柔了几分,对着顾凌擎说道:“快把他们送去医院吧,不然小孩孕妇都得死。”
“你们一个都别想走。”平头吼道。
白雅看向平头,“留下昏迷的孕妇,嗷嗷待哺的婴儿,一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对你们都是负担吧。”
“让他们走。”年纪略大的高个子说道。
平头点头,站在了一边。
顾凌擎睨了白雅一眼,没有多言阿卡巴大帝。
他弯身背着产妇,单手抱着婴儿快速出去。
外面一群人接应。
他们看到产妇和婴儿安全出来,都松了一口气。
“送他们去医院。”顾凌擎把孕妇和孩子交给士兵。
他犀利的目光扫向801室,命令道:“尚中校,准备狙击手。”
“首长,她们救出来了,我们的任务完成,这边就可以交给普通的缉毒大队处理,您先休息吧。”尚中校恭敬的说道。
“人质还在里面怎么休息!”顾凌擎冷冽的扫着尚中校。
尚中校领悟不到首长为何生气。
就像他领悟不了,为什么这种任务,首长要亲自出马一样。
“那我立马安排狙击手啊。”尚中校颔首说道。
“如果在人质安全和放虎归山上选择,放虎归山。”顾凌擎加了一句。
尚中校更加诧异了。
首长一向雷厉风行,打倒一切敌对力量,绝不姑息的。
怎么,这次,这么奇怪。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顾凌擎站在了窗口,望着外面,目光深不可测的幽黑。
三年前,他去执行特殊任务,任务出了一点点意外。
他被丢在荒郊野外,还被注射了药性非常强的非常性药物。
在失去理智,快要爆血身亡的时候。
她就这样出现了。
他没有忍住。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军医院。
他动用了关系,用了两天的时间,找到了她。
她穿着白色的婚纱,圣洁的就像是天使,站在了教堂的高塔上,义无反顾的和苏桀然交换了戒指,成了他的新娘。
他以为屋里被挟持的孕妇是她,所以来了。
他没有想到,那个孕妇,居然是她丈夫养在外面的女人。
而她……选了用自己护丈夫的私生子和情人安全。
他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砰”的一声,从801传出来。
顾凌擎心头一惊,转身,凛冽的问向尚中校,“801发生什么事了?”
“目前还不清楚。”尚中校小心翼翼的说道。
顾凌擎扫向802的厨房,和801的厨房是对着的,中间隔了二米。
他走向厨房,凝重的问道:“直升机的情况如何?还有多长时间到?”
尚中校跟着顾凌擎身后,汇报道: “还有三十分钟到达。”
顾凌擎没有再说话。
他把梯子架在两个厨房中间,一跃而上。
“首长,您一人进去太危险了。”尚中校担心的说道。
顾凌擎犀利的瞪他一眼,“你废话很多。”
尚中校不敢说话了,赶紧对着士兵命令道: “008,101,立马跟上,势必要保护首长。”
“是。”士兵接收到命令,上了梯子。
尚中校担忧的眼中快要滴出水来。
首长前途一片光明,将来成为总统也有可能红楼林家小妹。
要是出事了,副统会扭断他的脖子的。
顾凌擎动作敏捷的跳下梯子,疾如雷电。
一眨眼就靠在了墙上。
他冷冽的目光扫向客厅。
平头在客厅里,其他两个还在卧室。
他蹲下,步履轻盈,目光犀利的紧盯着平头,拿出腰刀,冲过去。
平头看到顾凌擎,来不及出声,已经躺在地上了。
008和101立马上去处理残局。
顾凌擎朝着008和101比划特定一些手语。
008和101点头。
他们把窗帘无声无息的取下。
客厅里面的视线一片光明!
狙击手已经待命。
顾凌背部紧贴着墙壁,挪到卧室外,看向里面。
白雅坐在床头,望着空气沉思。
淡淡的,静影沉璧,却有种莫名的忧伤笼罩着。
这种忧伤从内而外,让人看了,很是怜惜。
“老大,外面怎么还没有动静啊?”黄头发的歹徒猛吸了几口烟,暴躁的挠着头发。
年长的歹徒阴鸷的盯着白雅那张绝美的脸孔。
他的目光飘向白雅的胸前,多了一道阴暗,“还有半小时飞机才到,想不想享受享受。”
黄头发领悟过来,看向白雅,猥琐道:“这女的身材长相都不是盖的,死前也要做一个风流鬼。”
他丢掉了烟头,朝着白雅扑过去。
顾凌擎黑眸剧缩了几分,正预冲进去。
白雅淡定的拿起针头,对着自己的脖子,冷声道:“再过来,我让你们没有人质。”
“我看你不敢。”黄头发一意孤行。
白雅用力,针头进了肌肤。
顾凌擎心里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目中掠过一道锐光,杀气腾腾,紧迫万分……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