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戊戌年戊午月丁酉日2018.7.4-鹅掌秋2018.7.4戊戌年戊午月丁酉日五月廿一《晋书·卷三·帝纪第三》四年春正月......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戊戌年戊午月丁酉日 2018.7.4-鹅掌秋
2018.7.4
戊戌年戊午月丁酉日
五月廿一
《晋书·卷三·帝纪第三》
四年春正月辛未,以尚书令裴秀为司空。丙戌,律令成,封爵赐帛各有差。有星孛于轸。丁亥,帝耕于藉田。戊子,诏曰:“古设象刑而众不犯,今虽参夷而奸不绝,何德刑相去之远哉!先帝深愍黎元,哀矜庶狱,乃命群后,考正典刑。朕守遗业,永惟保乂皇基,思与万国以无为为政。方今阳春养物边洪敏,东作始兴,朕亲率王公卿士耕藉田千亩。又律令既就,班之天下,将以简法务本,惠育海内。宜宽有罪,使得自新,其大赦天下。长吏、郡丞、长史各赐马一匹。”二月庚子,增置山阳公国相、郎中令、陵令、杂工宰人、鼓吹车马各有差。罢中军将军,置北军中候官。甲寅,以东海刘俭有至行,拜为郎。以中军将军羊祜为尚书左仆射,东莞王伷为尚书右仆射。三月戊子,皇太后王氏崩。夏四月戊戌,太安小乔保、睢陵公王祥薨。己亥,祔葬文明皇后王氏于崇阳陵。罢振威、扬威护军官,置左右积弩将军。六月甲申朔,诏曰:“郡国守相,三载一巡行属县,必以春,此古者所以述职宣风展义也。见长吏,观风俗,协礼律,考度量,存问耆老,亲见百年。录囚徒,理冤枉,详察政刑得失,知百姓所患苦。无有远近,便若朕亲临之。敦喻五教,劝务农功,勉励学者,思勤正典,无为百家庸末,致远必泥。士庶有好学笃道,孝弟忠信,清白异行者,举而进之;有不孝敬于父母,不长悌于族党,悖礼弃常,不率法令者,纠而罪之。田畴辟,生业修,礼教设,禁令行极品小散修,则长吏之能也。人穷匮,农事荒,奸盗起刑,狱烦,下陵上替,礼义不兴,斯长吏之否也。若长吏在官公廉,虑不及私,正色直节,不饰名誉者,及身行贪秽,诌黩求容,公节不立,而私门日富者,并谨察之。扬清激浊,举善弹违,此朕所以垂拱总纲,责成于良二千石也。於戏戒哉!”秋七月,太山石崩,众星西流。戊午,遣使者侯史光循行天下。己卯,谒崇阳陵。九月,青、徐、兗、豫四州大水,伊洛溢,合于河,开仓以振之。诏曰:“虽诏有所欲,及奏得可而于事不便者,皆不可隐情。”冬十月,吴将施绩入江夏侯瑞轩,万郁寇襄阳。遣太尉义阳王望屯龙陂。荆州刺史胡烈击败郁。吴将顾容寇郁林,太守毛炅大破之,斩其交州刺史刘俊、将军修则。十一月,吴将丁奉等出芍陂,安东将军汝阴王骏与义阳王望击走之。己未,诏王公卿尹及郡国守相,举贤良方正直言之士。十二月,班五条诏书于郡国:一曰正身,二曰勤百姓,三曰抚孤寡,四曰敦本息末,五曰去人事。庚寅,帝临听讼观,录廷尉洛阳狱囚,亲平决焉。扶南、林邑各遣使来献。
五年春正月癸巳,申戒郡国计吏守相令长,务尽地利,禁游食商贩。丙申,帝临听讼观录囚徒,多所原遣。青龙二见于荥阳。二月,以雍州陇右五郡及凉州之金城、梁州之阴平置秦州。辛巳,白龙二见于赵国。青、徐、兗三州水,遣使振恤之。壬寅,以尚书左仆射羊祜都督荆州诸军事,征东大将军卫瓘都督青州诸军事,东莞王伷为镇东大将军都督徐州诸军事。丁亥,诏曰:“古者岁书群吏之能否,三年而诛赏之。诸令史前后,但简遣疏劣,而无有劝进,非黜陟之谓也。其条勤能有称尤异者泪罗江,周开开岁以为常。吾将议其功劳。”己未,诏蜀相诸葛亮孙京随才署吏。夏四月,地震。五月辛卯朔,凤皇见于赵国。曲赦交趾、九真、日南五岁刑。六月,鄴奚官督郭暠上疏陈五事以谏,言甚切直,擢为屯留令,西平人曲路伐登闻彭桃味麦芽,言多袄谤,有司奏弃市。帝曰:“朕之过也。”舍而不问。罢镇军将军,复置左右将军官。秋七月,延群公,询谠言。九月,有星孛于紫宫。冬十月丙子,以汲郡太守王宏有政绩,赐谷千斛。十一月,追封谥皇弟兆为城阳哀王,以皇子景度嗣。十二月,诏州郡举勇猛秀异之才。
六年春正月丁亥朔,帝临轩,不设乐。吴将丁奉入涡口,扬州刺史牵弘击走之。三月,赦五岁刑已下。夏四月,白龙二见于东莞。五月,立寿安亭侯承为南宫王。六月戊午,秦州刺史胡烈击叛虏于万斛堆,力战,死之。诏遣尚书石鉴行安西将军、都督秦州诸军事,与奋威护军田章讨之。秋七月丁酉,复陇右五郡遇寇害者租赋,不能自存者禀贷之。乙巳,城阳王景度薨。诏曰:“自泰始以来,大事皆撰录秘书,写副。后有其事,辄宜缀集以为常。”丁未,以汝阴王骏为镇西大将军、都督雍凉二州诸军事。九月,大宛献汗血马,焉耆来贡方物。冬十一月,幸辟雍,行乡饮酒之礼,赐太常博士、学生帛牛酒各有差。立皇子柬为汝南王。十二月,吴夏口督、前将军孙秀帅众来奔,拜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会稽公。戊辰,复置镇军官。
四年春正月辛未,任命尚书令裴秀为司空。
丙戌,律令成,封爵赐帛都有差别。有星孛出现在轸。
丁亥,司马炎耕种在藉田。
戊子,诏曰:“古设象刑而众不犯,今虽参夷而奸不绝,何德刑相去之远哉!滑雪作文先帝深愍黎元,哀矜庶狱,乃命群后,考正典刑。朕守遗业,永惟保乂皇基,思与万国以无为为政潘若瑶。方今阳春养物,东作始兴,朕亲率王公卿士耕藉田千亩。又律令既就,班之天下,将以简法务本,惠育海内。宜宽有罪,使得自新,其大赦天下。长吏、郡丞、长史各赐马一匹。”
二月庚子,增置山阳公国相、郎中令、陵令、杂工宰人、鼓吹车马各有差。罢中军将军,置北军中候官。
甲寅,因为东海刘俭有良好品行,封为郎。用中军将军羊祜为尚书左仆射,东莞王司马伷为尚书右仆射。
三月戊子,皇太后王氏去世。
夏四月戊戌,太保、睢陵公王祥去世何宁宁。
己亥,祔葬文明皇后王氏于崇阳陵。取消振威、扬威护军官,置左右积弩将军。
六月甲申朔,诏曰:“郡国守相,三载一巡行属县,必以春,此古者所以述职宣风展义也恶魔王座。见长吏,观风俗,协礼律,考度量,存问耆老,亲见百年。录囚徒,理冤枉,详察政刑得失,知百姓所患苦。无有远近,便若朕亲临之。敦喻五教,劝务农功,勉励学者,思勤正典,无为百家庸末,致远必泥。士庶有好学笃道,孝弟忠信,清白异行者,举而进之;有不孝敬于父母,不长悌于族党,悖礼弃常,不率法令者,纠而罪之。田畴辟,生业修,礼教设,禁令行,则长吏之能也。人穷匮,农事荒,奸盗起刑,狱烦,下陵上替,礼义不兴绝恋十六年,斯长吏之否也。若长吏在官公廉,虑不及私,正色直节,不饰名誉者,及身行贪秽,诌黩求容,公节不立,而私门日富者,并谨察之。扬清激浊,举善弹违,此朕所以垂拱总纲,责成于良二千石也。於戏戒哉!”
秋七月,太山石崩,众星西流。
戊午,遣使者侯史光巡视天下。
己卯,拜谒崇阳陵。
九月,青、徐、兗、豫四州大水,伊洛满出,在黄河交汇,开仓救灾。诏曰:“虽诏有所欲,及奏得可而于事不便者,皆不可隐情。”
冬十月,吴将施绩进攻江夏,万郁进攻襄阳。遣太尉义阳王司马望屯龙陂。荆州刺史胡烈击败万郁。吴将顾容进攻郁林,太守毛炅击败他,斩吴国交州刺史刘俊、将军修则。
十一月,吴将丁奉等出芍陂,安东将军汝阴王司马骏与义阳王司马望击败他。
己未,诏王公卿尹及郡国守相,举贤良方正直言之士。
十二月,班五条诏书于郡国:一曰正身,二曰勤百姓,三曰抚孤寡,四曰敦本息末,五曰去人事。
庚寅,司马炎临听讼观,录廷尉洛阳狱囚希娜姆,亲平决焉。扶南、林邑各遣使来献。
五年春正月癸巳,申戒郡国计吏守相令长,务尽地利,禁游食商贩。
丙申,司马炎临听讼观录囚徒,多所原遣。青龙二见于荥阳。
二月,以雍州陇右五郡及凉州之金城、梁州之阴平置秦州。
辛巳,白龙二见于赵国。青、徐、兗三州水,遣使振恤之。
壬寅,以尚书左仆射羊祜都督荆州诸军事,征东大将军卫瓘都督青州诸军事,东莞王司马伷为镇东大将军都督徐州诸军事。
丁亥,诏曰:“古者岁书群吏之能否,三年而诛赏之。诸令史前后,但简遣疏劣,而无有劝进,非黜陟之谓也。其条勤能有称尤异者,岁以为常。吾将议其功劳林惠嘉。”
己未,诏蜀相诸葛亮孙诸葛京随才署吏。
夏四月,地震。
五月辛卯朔,凤皇见于赵国。曲赦交趾、九真、日南五岁刑。
六月,鄴奚官督郭暠上疏陈五事以谏,言甚切直,擢为屯留令,西平人曲路伐登闻彭,言多袄谤,有司奏弃市。司马炎曰:“朕之过也。”舍而不问。罢镇军将军,复置左右将军官。
秋七月,延群公,询谠言。
九月,有星孛于紫宫。
冬十月丙子,以汲郡太守王宏有政绩,赐谷千斛。
十一月,追封谥皇弟司马兆为城阳哀王,以皇子司马景度嗣。十二月,诏州郡举勇猛秀异之才。
六年春正月丁亥朔,司马炎临轩,不设乐。吴将丁奉入涡口,扬州刺史牵弘击走之。
三月,赦五岁刑已下。
夏四月,白龙二见于东莞。
五月,立寿安亭侯司马承为南宫王。
六月戊午,秦州刺史胡烈击叛虏于万斛堆,力战,战死。诏遣尚书石鉴行安西将军、都督秦州诸军事,与奋威护军田章讨之。
秋七月丁酉,复陇右五郡遇寇害者租赋,不能自存者禀贷之。
乙巳先祖热裤,城阳王司马景度薨。诏曰:“自泰始以来,大事皆撰录秘书,写副。后有其事,辄宜缀集以为常。”
丁未,以汝阴王司马骏为镇西大将军、都督雍凉二州诸军事。
九月,大宛献汗血马,焉耆来贡方物。
冬十一月,幸辟雍,行乡饮酒之礼,赐太常博士、学生帛牛酒各有差。立皇子司马柬为汝南王。
十二月,吴夏口督、前将军孙秀帅众来奔五洲交通股吧,拜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会稽公。戊辰,复置镇军官。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