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破而后立夏之芳华舞剧《立夏》:以艺术匠心铸造时代精品-安徽文化惠民消费2017年4月,合肥市首部原创舞剧《立夏》横空出......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破而后立夏之芳华 舞剧《立夏》:以艺术匠心铸造时代精品-安徽文化惠民消费

2017年4月,合肥市首部原创舞剧《立夏》横空出世,不仅填补了合肥舞剧创作的空白,也收获了世人惊叹的目光。同年,该剧在北京、上海惊艳亮相,收获如潮好评。而后赵宥乔,思想性与艺术性兼具的《立夏》入选安徽省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2014-2017年)优秀作品榜单,成为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资助项目的“传播交流推广项目”。


时隔一年多,2018年7月,新版舞剧《立夏》破而后立,晓喻新生,在满堂喝彩声中破茧成蝶、华丽绽放。7月28日、29日,经过大刀阔斧修改的新版舞剧《立夏》千呼万唤始出来,在安徽大剧院震撼亮相,让观众又一次为之倾倒。改版的《立夏》经受住了首批观众的“检阅”, 8月7日、8日,该剧又将铿锵前行,走进艺术工作者梦寐以求的最高殿堂——国家大剧院演出。在大家的掌声与期盼中,《立夏》将开启新一轮的全国巡演。

有人说,这是一部有影响力的舞剧,她让所有人为之奋斗不止;有人说,这是一部有“魔力”的舞剧,走进她你会留下“立夏后遗症”;有人说,这是一部有生命力的舞剧,青春与革命,爱情与信仰的红色印记将深刻在每个人的脑海中……而我想说,《立夏》,是一部生命与信仰的革命史诗、一部爱情与浪漫的青春赞歌,更是一部唤醒与振奋的时代春雷,它是走向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之都合肥孜孜以求具有时代风气的文艺鸿篇。
一个时代对文化自信的呼唤,一座城市对精品文艺的渴求,成就了《立夏》,更圆了合肥几代舞蹈人近半个世纪的“舞剧之梦”。
对于舞剧《立夏》,很多观众应该会有这样的疑问,它为何会是合肥市首部原创舞剧?是什么背景和契机令它能蓬勃而出?打造这样一部前所未有的文艺精品,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付出和努力林淽诺?《立夏》如何在春风中“破冰”,如何在艰难中“圆梦”,如何毅然地将自己打“破”,如何再次漂亮地“立”于舞台……对于创作者来说,他们所经历的这一切如同蚌壳中的那一粒粒沙石,只有不断地磨砺自己、挑战自己,才能最终孕育出舞台上那颗熠熠生辉的美丽珍珠。


集聚精英力量
打造文艺精品
舞剧《立夏》的出现圆了合肥市歌舞团三代舞蹈人的梦想。1969年,合肥市歌舞团成立。49年的光阴在一代又一代舞蹈人的青春里游走,染白了一代又一代舞蹈人的黑发,然而,却没有一部舞剧在无声的岁月中孕育绽放。“作为歌舞团,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排过舞剧,一些演员都快离开舞台了,都还没跳过舞剧,不能不说是莫大的遗憾。”合肥演艺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合肥市歌舞团团长沈荣峰说。
时代的不断进步和城市的日益繁荣为艺术的梦想插上了翅膀,近年来,随着合肥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逐渐向“创新之都”、“文化名城”大步迈进,市民对于高雅文化、精品文艺的需求抑制不住地喷涌而出,站在新时代的潮头,优秀的艺术创作从未像今天一样被渴求、被呼唤,走进火热的新时代李铁男,文艺工作者藏在心中的“梦”再一次被唤醒了。
2016年5月,安徽省舞协邀请合肥市一起创作题为“金寨红”的主题舞剧,合肥市创作团队欣然同意。金寨地区是鄂豫皖革命武装起义的主要策源地和爆发地,也是鄂豫皖工农红军的诞生地。付瑞亭为了共产主义理想的实现,革命烈士用生命和鲜血染红了金寨这块红土地,先后有十万儿女从此踏上革命征程,走出了11支红军主力部队。2016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金寨时,有感而发地说:“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热土一抔魂。”
回望那段历史,1929年,发生在大别山腹地金寨的立夏节起义进入众人视野。这场起义是土地革命时期重大事件之一,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何不用舞剧的形式再现这段可歌可泣的光辉历史,再现这段血与火凝练的革命历程,再现那一幕幕如火如荼的历史画面,通过讴歌革命先烈血浸山河、魂铸黄土的献身精神,让今天的人们透过这部舞剧触摸到一个民族的精神纵深,激励他们坚定信仰、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这群执着的文艺工作者击掌而笑、兴奋异常,实现梦想的日子,近了,近了,更近了……有了确定的主题,打造一部属于合肥的大型原创舞剧,这个宏伟目标指日可待。
有了主题和创作方向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而接下来的创作却绝非易事。如何以生动的肢体语言来表现宏大的历史叙事?如何将思想性和艺术性融于一体?《立夏》的编剧郭明辉接到剧本的创作任务后,多次赴金寨采风,之后九易其稿,谱写出一曲爱情与浪漫的青春赞歌,用血与火凝练的历程,再现那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
1929年,大别山地区金寨县共产党员林映山传播革命道理,带领农校学生和农会骨干秘密开展革命活动,与当地财主之女苏嫣红渐生情愫。县团总家的少爷洪旭光思想进步,向往革命,其父反对,逼其与苏嫣红完婚。新婚之夜,新郎帮助新娘逃走。立夏之夜,农民起义,父子为敌。远征路上,革命之魂化作漫山的杜鹃花,一片鲜红……
时至今日,编剧郭明辉提起这部剧的创作依然感慨万千,他说:“关于革命与信仰、青春与浪漫,应该有时代的解读。但愿舞剧《立夏》能够提供一个机会,让当下的青春与革命时代的浪漫相逢,并达成美的沟通。因为我们的新时代需要激情与浪漫,更需要不忘初心,坚守信仰。”

跳出青春信仰
舞出烽火人生
青春意味着激情与浪漫,也暗含着摧毁与新生。为了信仰,共产党员林映山不畏牺牲,财主之女苏嫣红甘愿以生命捍卫忠贞爱情,富家少爷洪旭光决心要革自家的命……舞剧《立夏》让当下的火热青春与革命时代的红色浪漫相逢,产生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动人魅力。在剧中分别扮演林映山、苏嫣红、洪旭光的三位主演门大成、李艳超、刘洋正值青春年华,他们将对革命先烈的敬仰、对生命的体验融入到角色中、剧情中,“舞”出了不一样的烽火人生。
作为男一号林映山的扮演者,门大成十分喜欢这个角色,“林映山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展现得淋漓尽致。他是充满着浪漫与激情的热血青年,同时也是一个有着革命理想与坚定信仰的人物形象,对我来说,在舞台上表现他是一件特别过瘾的事情。”
但无论是什么艺术形式,在刻画正面人物时素来有难度库班空战,因为既要追求丰满立体,又要避免“高大全”的刻板模式,而对于门大成来说,如何拿捏这个度也费了一番心思。“如果跳得太过激情,他就变得充满孩子气,难以服众,但如果表现得过于沉稳,又无法突出人物个性特征。”门大成说,“这时你就会发现舞剧和舞蹈最大的不同,就是舞剧的表演无法单单靠技术来完成,更多的是用心。用心去揣摩,用情去展现才能够最大程度用肢体去塑造人物形象。”
门大成从2003年起就在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这一军内外一流歌舞团体从事舞蹈工作,还多次斩获国家级的舞蹈奖项,多次荣获个人三等功。在跳舞之余,门大成还学习和实践了中国舞蹈编导学和编导技法,系统地研习了中国舞蹈发展史等,有着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的积累,这些都为门大成用肢体语言去塑造人物、诉说剧情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养分。值得欣喜的是,这位舞蹈专业人才已被合肥演艺股份有限公司从广州“猎”了回来。“通过这次的合作,我发现合肥市歌舞团既是一个让人备感温暖与舒心的团体,也是一个对人才非常渴求与重视的团体,我希望今后能用自己的专业积累为歌舞团的其他演员提供帮助,为歌舞团的发展尽绵薄之力。”门大成说。
李艳超,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演员,在舞剧《立夏》中饰演女主角苏嫣红。当她安静地站在那时大汉封禅,就像从一卷古画中走出来的女子,恬静淡雅;当她走上舞剧《立夏》的舞台,她瞬间化身为一个以生命捍卫爱情的女子,刚烈明媚。
李艳超曾获得第八届全国舞蹈比赛金奖、全军舞蹈比赛金奖、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个人表演奖等,业务素养出类拔萃,2017年央视春晚唯一的舞蹈节目《清风》,就是由她来领舞的。在舞剧表演方面,李艳超也有着丰富的经验。她曾在舞剧《沙湾往事》中担任女主角,不仅获得了文华大奖,还受邀参加美国林肯艺术中心及香港艺术节交流演出,上了《纽约时报》。由其主演的原创舞剧《杜甫》获得了中国舞蹈“荷花奖”最高奖。
很多人在观看2017版《立夏》后评价说,苏嫣红这个角色就像是为李艳超量身打造的。其实哪有什么“量身打造”,出色表现的背后是李艳超对这个角色精准的把握和细腻的刻画。“虽然是红色年代的人物,但苏嫣红其实是非常接地气的。她对林映山简单又深刻的爱、对爱情的信仰与执着,以及因为爱林映山而支持革命那种爱屋及乌的纯粹情感,如果你曾经深爱过一个人,一定可以感同身受。”李艳超说。
刘洋,既是2018版舞剧《立夏》的执行导演,也是男主角之一,在剧中饰演少爷洪旭光,因此比剧中其他舞蹈演员的工作量更大、压力也更大,但是因为心中有把2018版《立夏》排好、把洪旭光“跳”活的信念,所以即使再累,他依然一丝不苟地对待着“双重角色”。
在刘洋看来,洪旭光是个非常复杂的人物形象,在舞剧中,用肢体语言去表现如此复杂的人物形象,刘洋是否会担心观众无法完全领会他的良苦用心?对此,刘洋很释然,他笑着说:“舞剧不像话剧有语言的辅佐,可以让观众直观地知道演员想表达什么,但我觉得这恰恰也是舞剧神奇的地方。‘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们舞剧演员只要将人物尽情地、认真地去展现好,剩下的就交给观众,让观众用自己的感悟进行二次创作,去真正完成对一个人物形象的完整塑造。”

梦想照进现实
匠心成就辉煌
2017年4月,2017中国(合肥)演出交易会在合肥开幕青春援助交际,2000余名宾朋云集合肥,共襄这一国内规模最大、专业化程度最高的演出交易会。作为开幕式剧目,大型原创舞剧《立夏》首次亮相便震惊四座,让很多人惊叹“合肥市歌舞团竟然仅用两个月就排出这么好看的剧目”。60天抓奶哥,一部原创舞剧从无到有,背后的艰辛和付出可想而知。
“从立志做好这部舞剧的那一刻起,我的心情没有一天是平静的,每天内心都犹如潮水一般,波澜起伏,汹涌澎湃。”合肥演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宁说。对于合肥市歌舞团的创作团队来说,49年的梦想就在眼前,可当梦想照进了现实,面临的却是一个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和困扰。“临开演前3个月,作曲都还没有完成;舞美制作费用太高,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算;剧团群舞演员不够,我们还得考虑去其他团借人……”对于陈宁来说,困难接踵而来,可渐渐地,他不怕了,因为他面对的是一支“能吃一切苦、能战胜一切困难的铁打的团队”。
音乐被视作是舞剧的灵魂,舞剧《立夏》的音乐是让观众难忘的欧宇宁,舞蹈演员肢体随音乐的旋律而流畅律动,滁州学院贴吧音乐时而大气磅礴,时而波涛汹涌,时而柔情似水,时而欢欣鼓舞,时而激情澎湃,时而肃然庄重……每一个跳跃的音符都流淌于演员翘起的指尖、弓起的脚背。这是一部热血而又情浓的舞剧。而谁又能想到,《立夏》的整部作曲竟然是一位帅气小伙仅用39天创作完成的。
“没有一个作曲家敢于接这个活,越是写得好的有名气的作曲家越不敢,因为时间太短了!真是时势造英雄,这是个任务也是个机会,小徐老师顶上去了,这个机会施展他的才能,而且写得好写得快杏林纪事,我认为你们已经是创造了一个奇迹,至少是在安徽如此。”作曲家陈国金这样评价舞剧《立夏》的作曲徐兴民。回忆舞剧《立夏》的作曲创作,徐兴民说:“当时觉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了全心全意创作,我索性搬进宿舍和导演住隔壁,白天他排练我创作,他晚上回来听,我要写出来再费很大劲把曲子制作出来给他听,有时候会全部推翻重新来。我有半个月没出门欧阳慧霏,把自己关在房间,胡子拉碴,整天通宵创作,实在困了定个闹钟睡两个小时,醒了洗个澡继续工作。导演要求‘现代、好听’,我用我这个年龄的一些创作手法,定制曲子的走向,基本上一天出一段,做出来,给导演听,我最喜欢剧中双人舞段,还有后面结尾部分。”
合肥市民交响乐团音乐总监管小毛评价说:“舞剧《立夏》音乐是一个创作的奇迹,她富含现代元素、时尚元素,适合现代人欣赏习惯闫紫境。”
舞剧对舞蹈演员的要求极为苛刻。为了壮大优秀舞蹈演员队伍,合肥市歌舞团向常年合作的“好伙伴”——安徽省武警总队文工团、安徽凤台花鼓灯艺术团递出“橄榄枝”,两团迅速响应,抽调舞蹈演员加盟该剧。60天,合肥歌舞团练功房的墙上高高悬挂的“青春无悔,不忘初心”八大大字时刻萦绕在舞蹈演员的心头。每天十小时高负荷地训练、排练,他们用舞姿与革命先烈对话,用英雄的意志打磨自己、塑造自己。女主角李艳超给予了群舞演员们很高的赞誉,“《立夏》群舞演员身上的那股劲给我触动特别大。每一个人都那么专注、耐练,即使在枯燥的瓶颈期,他们还是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地按照导演要求去练习,能看得出他们珍视每一次排练的机会,所以他们的进步是非常明显的。”

绚丽的舞美,优美的旋律,动人的舞姿,澎湃的激情。青春与革命,爱情与信仰,历史的再现和时代的主题,在扣人心弦的情节中融汇交织……回望来时路,舞剧《立夏》这部艺术精品的成功,与主创团队痴心一片的付出以及每一个舞蹈演员争分夺秒的排练是分不开的,而要使这部精品永葆艺术青春,永立舞台之上,则要靠不断地完善和打磨,为此,坚毅而执着的合肥舞剧人从未停下过脚步,他们始终在以革命先烈般的英雄意志拼搏、奋斗,孜孜不倦地向观众交出一份份满意的答卷。

来源/文艺合肥
编辑 /顾盼
主办单位 /安徽文化惠民消费季活动组委会
平台建设及技术支持 /安徽新媒体集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