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红星陨落~西安“规划之王”曾写文章赞美秦岭别墅-秦正阳汉微西咸前面几次的冲击波,和红星都安然度过,心中虽怅然,好歹也算暂......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红星陨落~西安“规划之王”曾写文章赞美秦岭别墅-秦正阳汉微西咸

前面几次的冲击波,和红星都安然度过,心中虽怅然,好歹也算暂时安全。
若非秦岭事件的波及,这位西安“规划之王”,未必就会东窗事发。
坊间传闻其涉案金额已超越了魏民洲,1.4亿的说法也不是空穴来风。和先生执掌西安规划局近十余年,成绩肯定是有的,问题也与之并存。
他的大半生都是比较幸运,梳理其几十年人生历程,晋升副教授是破格,步入仕途即为副局级,一路顺风顺水,却终于秦岭,身陷囹圄,让人亦为之惋惜!

? 西安晚报
和先生一直有个梦想——“将西安打造成一座会讲故事的城市!”而今,他的梦想还未实现,自己却已成了“故事”的主角。
秦岭也曾是和先生的梦想,而今却成为了他的梦靥,恩爱与纠葛并重。
我一直觉得,和先生应该继续学问的,若没有进入宦海,又哪来这么多的“沉浮”呢?
红星哪里都能闪耀?
1953年,中国开始执行第一个五年计划,和先生也呱呱坠地,开始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光阴若白驹过隙,一晃而逝。已是弱冠之年的和先生,很幸运的作为工农兵学员,被推荐到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就读,学习怎么更好的盖房子。
四年后,和先生毕业了,加之其人也“通透”,又被分配去教人怎么盖房子。
“通透”的和先生人如其名,走到哪里都是一颗闪耀的“红星”,很快完成了从教师到教研室副主任、科研处副处长的进化。熟悉的人评价说他生来就具备做官的天赋。
和先生还是一个很勤奋的人,即便是高校任教的几年里,他也一直没放弃再学习。1980年,他还作为优秀青年教师代表,去读了国家建设部举办的研究生班。
但是,这一次,他不想继续学习怎么盖房子了,学的是怎么指挥一群盖房子的人在哪里盖什么样的房子,专业的学名叫做城市规划。
在部委研究生班呆了两年,和先生回到了西北建筑工程学院,安静的做了6年讲师。
35岁的他迎来人生的第一次“破格”,被学校提升为副教授,当年还成功去了美国讲学,给美国人做了两次学术报告。

? 公开信息
当然,给谁讲的,讲的什么内容,时间太遥远,已经没有书面材料可以查阅了。
对和先生而言,1993年是很重要的一个“分水岭”,其完成了人生的又一次重大转折。
当年,西安市在大专院校为城建系统选调副局级领导,将一批专业水平较高的中青年教师充实到城建系统,和先生被选任为西安市规划局副局长。
彼时,与和先生一并从学校出来的还有乔征(前副市长)、安建利(前高新区管委会主任)、惠西鲁(前西安规划局局长)等。
入仕的时候,刚好不惑之年,和先生还是有些惶惑的,多年后谈及这次转折时他说:“从技术转向行政,说句心里话,是有一定距离的,也是有难度的。”
其实,和先生的大半生,90%的阶段都是幸运的,诸多机缘和巧合,最终成就了“规划之王”的名声。
当然,若没有这些机缘,他现在的标签可能不会是“落马官员”,也许是地产商或别的。
局长的兴致与诟病
规划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和先生埋头苦干了3285天,终于去掉副字,晋升成和局长。
事实上,这一年的他,可谓是双喜临门,晋升局长的同时,还晋升为教授,横跨官学两界。这种亦官亦学的生涯,和先生长袖善舞,玩的如鱼得水,进退自如。
即便从政多年,和先生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学者。其出版书籍中的介绍栏,排在最前面的是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其次是各种学会常务理事、市长培训中心教授,五六所大学的兼职教授,最后才是规划局局长。
因此,西安的局级官员中,和局长的简历应该是最长的,肯定没有之一。
陆续接替西安市规划局长、西安市规划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西安城市雕塑委员会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等官方职务后,也奠定了他在西安规划圈的不二地位。
此时的和局长,在官场如鱼得水,在学界更风生水起。
和局长先后主持参与国际、国家级学术研讨会10余次,在国内外专业权威刊物上发表论文60余篇,编写专业著作20余部,获得全国科研成果奖12次,主持编制各类分区规划、专项规划180余项……
作为学界超人的和局长,还编写有一套“个人色彩”较浓的丛书,名为《西安於我》,主要讲述和局长眼中的西安城市变迁,丛书一共九本,分为城市情怀、规划历程、建筑创作、景观雕塑、现代乡村、设计导则、影像记忆、城建纪事、我的笔记九个主题。
其实,和局长刚开始给丛书起的名字叫做《西安与我》,在国宝级建筑大师点拨之下,方才定了当前“西安於我”的书名。仅一字之改动,却是云泥之别,大师之水准姚皓焱,亦让人望尘莫及。
和先生这些年在西安规划界做了很多“事情”一路芳妃,他是西安第四轮城市总体规划的主要参与者,主导编制了唐皇城复兴整体规划等,并且个人还实现了“著作等身”。但是,成绩斐然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诟病”。
譬如叶常棣,西安北大街密不透风的火柴楼和西安十大最丑建筑之首的航天城揽月阁,皆在和先生规划局的任期之内。

西安北大街 ?公开信息
西安钟楼延伸出的四条大街中,唯独北大街的改造被诟病最多唱脸谱简谱,将近300米的连体建筑,如同火柴盒子一般杵在街上,行走之间压抑感过强,一度有评价称其为西安内城的“艺术痔疮”。
然而,和局长在其著作中谈及北大街的综合整治工程时称“这是我们引以自豪的一个工作”。如此密不透风的连体建筑,不知道和局长审批时是怎么考量的?
和局长力推的“揽月阁”也有诸多寻味的故事。这座四方阁楼被评为西安十大最丑建筑之首,其附属公园内定向修建的会所(点到为止,不细表)……
这些东西真要细究起来,背后都隐藏着连串的问题!
与秦岭的恩爱和纠葛
和先生认为恐惧岛,一个称职的规划人,要对城市充满感情,和激情,还要有梦想。
在西安城市规划圈纵横多年,和先生在上升无望的时候狙神佩恩,他将梦想放在了秦岭山脚下。
2011年4月,年满58岁的和局长需要考虑去向抉择的问题,将近60岁的他快到退休的大限。
一个月后任命出来了——西安市政府副秘书长、秦岭办主任。
不到一个月后(6月17日),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委员会办公室正式挂牌。
当天的挂牌仪式上,已经是和秘书长的他,很认真的对记者讲了新岗位上的施政纲要——认真梳理和整顿保护区域内的建设项目,大力清理整治区域内违规建设项目。对在建和拟建项目进行再审查,凡擅自突破规划、更改建设内容、破坏生态环境的,立即整治。
其实,秦岭是和先生除却规划之外的第二个“梦想”。
在和先生的《西安於我》的著作中,专门拿出了21页来讲述秦岭山脚下的“西安院子”。和先生在书中用了一句话来表述其意境——“远看秦岭是我家,近看我家是秦岭”。
和先生在书中对西安院子赞誉有加,“把自然作为建筑景观的一部分,把庭院作为自然的一部分,把秦岭作为院子的一部分,使秦岭和西安院子融为不可分割体,真正把西安院子放回秦岭自然山水的怀抱。”

秦岭中的西安院子局部实景图(拆除前) ?公开信息
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和先生的预期,西安院子没有与秦岭成为不可分割体,它被作为7个别墅项目之一被重点拆除。
秦岭还在捉鬼有限公司,院子已不存,和先生也因此身陷囹圄。
和先生上一次在新华网的“出镜”,也是因为秦岭违建别墅的项目。彼时,记者质疑秦岭办高调拆除41栋别墅项目后,又在原址上新建了别墅项目。
接受采访时他表示,新开发商接手后,与之“商量”希望能够改成“精品旅游休闲项目”。但是,由于过去的手续允许开发商建设独立的“小住宅”,(我们)原则上也认账。
“我们连想都不敢想,还能做成什么事?”——这是和先生工作期间常说的一句话,放在现在来看这句话,别有一番滋味。其实,有些事还真不能去想的……(转自镐京笔记公号,原标题《西安“规划之王”(上)》
原西安市规划局局长和红星,曾写文章赞美秦岭别墅

'
这位规划局局长以秦岭别墅西安院子为例,探析秦岭北麓沿线建筑风格。
'
文字|花总
编辑|虫子
和红星被称为才子。
熟谙建筑风格,以学者的身份进入政坛——西安规划局,这一跃,跃入到了秦岭别墅的行列。
在和红星西安规划局的仕途中,他曾任西安市规划局党委书记、局长,秦岭办主任。
这时的秦岭也出现了拔地而起的别墅。
在国家三令五申的“禁墅令”下,很多别墅竟然拿到了“准生证”,而这些准生证的获取,离不开其中的一关,就是规划局的“规划证”。
就在2013年冯佳妮,和红星还曾发表论文:秦岭北麓沿线建筑风格探析——以西安院子为例。摘要中写到:希望在对秦岭北麓特殊区位下的建筑风格探讨的同时,达到建筑风格与环境和谐发展下的保护秦岭生态环境的目的。
单纯地看论文雷子枫,作者好像并没有意识到秦岭别墅破坏生态环境这一关键点,还能继续写下去并公开发表,这本身就是个谬误。

1、
熟悉和红星的人士告诉「雁塔路知事」,和红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专家。
当年曾被破格提拔副教授。

1978年毕业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专业,毕业后分配到西北建筑工程学院任教;1988年,35岁地和红星被破格提升为副教授,当年赴美国讲学,并公开在美作两次学术报告。
1993年,40岁地和红星春风得意,从象牙塔走出来,进入仕途,任西安市规划局副局长,之后任局长。
这位专家型学者在新岗位上学以致用溺爱by小薇,将自己的专业发挥得淋漓尽致。
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技术转向行政,说句心里话,是有一定距离的,也是有难度的。从理论到实践,从引导者到决策者,30年来,我不断地激励自己,只要怀着对城市的满腔热情,认真努力地去做,就一定能做好。我始终相信:态度决定一切。

在规划局工作期间,这位官员共主持和参与国际、国家级学术研讨会10余次,在国内外专业权威刊物上发表论文60余篇,编写专业著作20余部,获得全国科研成果奖12次,参与编制了《西安市第三轮总体规划》,主持编制了《西安市第四轮总体规划》和各类分区规划、专项规划180余项。
他曾获得过“十五”陕西行业领军人物称号;全国城市规划行业优秀规划工作者;被国际建筑学会授予“建筑文化贡献奖”。

他曾提出“西安古都复兴”,称扯扯老空,西安不是一座一般的古城默默无闻造句,她更是古都,建都时间长于,规模大于,建设条件优于一般的古都,地位居历史各城之首;有宏伟严整的城市格局,有城,宫,寺,苑等重大要素的遗址。因而,其风格特征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而不同于“杨柳岸晓风残月”。
对于大西安和秦岭的思考,和红星在一篇文章中说,将大秦岭融入到总体规划中,即保证了规划的完整,同时也是对西安与秦岭历史渊源的回归。
而在他的任期之内,也出现了不断被说丑的建筑:西安北大街密不透风的火柴楼和西安十大最丑建筑之首的航天城揽月阁。
2、
进入仕途,这位规划城市的高手,也在规划着自己的人生。
和红星究竟与秦岭别墅有什么样的关联呢?「雁塔路知事」获取的一份和红星的论文可以看出,他竟然以臭名昭著的秦岭别墅——西安院子为例,探析秦岭北麓沿线建筑风格。在论文中都为秦岭别墅站台。而在这个秦岭违规别墅拆除中,西安院子首当其中。

文章称,丰富的水资源和山势雄伟的秦岭山脉,给沿线建设项目带来了依山而建,借水生灵的独一无二的山水风格建筑特色。文章中还称,秦岭北麓沿线建筑在建筑风格上体现关中民居风格,体现汉唐风格,就是对秦岭文化最后的诠释。
文章中说,西安院子以期达到人与庭院、庭院与山水、人与生态环境的和谐统一……西安院子是秦岭自然环境影响下地域文化最好的例证……内部生态平衡和外部与秦岭的和谐共生,使西安院子成为秦岭生态保护的有益组成部分而非破坏者。
如果和红星能以一个学者的角度从自然生态环境保护方面进一步深入思考西安院子与秦岭的关系,这篇论文就不会诞生了。何况,和红星是一位教授,还是秦岭生态保护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在拥有这样的双重身份下,他应该比常人更具敏锐性。
论文不能成为规划合理的佐证。
值得一提的是,论文发表时间是2013年。彼时混世散仙,中央早已三令五申要求保护好秦岭生态环境。

知情人士告诉「雁塔路知事」,秦岭别墅从上世纪九十年代逐步开始修建,随后秦岭别墅之殇像火一样蔓延,给悠然所见南山留下一个个伤疤。那时候,和红星正是规划局的主官。
「雁塔路知事」从公开报道中梳理发现,按规定,关于秦岭北麓的情况比较复杂,针对别墅乱建的情况,政府在2003年进行过一次联合整顿和梳理,经过梳理,继续允许建设的有55个项目。从这条信息可以看出,在和红星的治理下,2003年就有多个项目在秦岭别墅生长。
2011年和红星不再担任西安市规划局局长。

和红星在规划局担任领导18年。18年里,秦岭北麓不知道生长起来多少别墅。
退休后,和红星经常以高校教授的身份赴多地作报告。多年后,他依然没有忘却自己的教授身份,简历中,教授也总是放在最前面。
如今65岁的他,不知道是否会回想自己在高校的日子。如果默默耕耘,会不会成为学界“骄子”。

3、
知情人士告诉「雁塔路知事」,跟艺术息息相关的和红星有很多艺术家朋友。
而翻开秦岭别墅的档案发现,大量所谓的“艺术家”占据相当一部分别墅,期待能从秦岭蕴含的“文化密码”中攫取灵感,进行艺术创作。

这些不入流的文化人以在秦岭有一套别墅而自豪,当做创作的“后花园”,实际上大都过着奢靡的生活,在里面花天酒地,声色犬马。
知情人士告诉「雁塔路知事」,其实和红星应该懂得什么是艺术,该怎么尊重秦岭,但知行不一,非常虚伪。

和红星写过很多关于西安的书,其中在《西安於我:一个规划师眼中的西安城市变迁》中说,尊重山水环境,发展九宫格局,彰显城市特色,采用新旧分治,和谐三大关系,保持古都风貌,在此基础上,我们脚踏实地,当好规划人,干好规划事,力求给社会带来效应,给人民带来幸福,真正给西安老百姓创建一个美好的家园,让生活在这座城市的老百姓有“幸福”的感觉。
现在读这段话,对于和红星来说,是莫大的讽刺!
更加讽刺的还有,有一次和红星接受当地媒体专访时的一段话:

在工作中,违法建设也是让人很痛心的一件事情。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阎妮城市的管理越来越难。闲暇时在城市里漫步,我经常会留意两侧的建筑,看到不符合规划的建筑,我会立即拿起电话询问相关负责人,职业的习惯已深深影响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
一半在官场,一半在艺术圈;一半在阳光里,一半在阴影中的和红星后半生将怎样思考曾经对大西安做的规划?秦岭在他心中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估计是个谜了。比香港黑帮电影更精彩,扫描陕西扫黑除恶斗争

"扫黑、除恶
"
文字|路人
编辑|叶子
这几天看到了神木15岁少女疑似被6名同龄人强迫卖淫后被殴打致死的消息,心里十分痛楚。
不敢相信的是,残害她的竟然是同龄人,年龄不过14-17岁。
如花一般纯洁的年龄,竟然遭受如此摧残,凋谢了一地的伤痕,裸露在太阳光下。
她在生命最后的挣扎里,带走了最疼的回忆。
没有哪个父母可以承受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哪个孩子能经得起这样的伤痛。
这对父母的眼睛里再也不会流出自己女儿在身边时的暖意。
竟没想到黑恶势力万般狠毒。

可怜的还有一些聋哑人。
西安公安莲湖分局北院门派出所曾破获胁迫残疾人乞讨案,这也是西安近年来破获的首例组织残疾人乞讨案。
5名犯罪嫌疑人均是聋哑人,长期从外地诱骗多名聋哑人,辱骂、殴打,扣押手机、身份证、随身财物等手段,限制其人身自由,组织胁迫这些聋哑受害人进行乞讨。
嫌疑人要求受害人将每天在西安钟鼓楼周边乞讨的钱财上交,乞讨够5万元才能离开。算一算,月薪4千的上班族,挣够5万元也需要整整一年的时间。
可受害的聋哑人最小的仅15岁,最大的也才21岁。
难以想象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受黑恶势力伤害的人还有很多。
周至县委原副书记刘武周充当朱群羊等黑恶势力“保护伞”,这个黑恶势力组织存在时间长达十年,长期在周至县以及毗邻的长安、户县、宝鸡、杨凌、咸阳等地实施绑架、抢劫、非法拘禁、敲诈、寻衅滋事等多种犯罪活动。
十余年间,其直接作案或指挥作案40多起,其中涉及暴力追债、故意伤害、报复等恶性行为。
40多起案件中又有多少受伤害的人。

据报道,朱群羊将获利大部分用于修建水云涧度假山庄、购买奔驰越野车、施工机械,用于个人发展,还购置丰田霸道、猎豹越野作为实施违法犯罪的交通工具等。
案件侦查中长期对专案组主要人员直言威胁:“你现在把我抓了,看我出来后咋收拾你!”
猖狂至极!

历经两年半时间,专案组共抓获朱群羊等犯罪嫌疑人27名。朱群羊涉黑案在责任倒查中,周至县公安局14名警察因不作为、乱作为,导致涉黑犯罪组织坐大成势而受到党政纪处分。
周至县委副书记刘武周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

不胜枚举,且看治理。
11月20日,陕西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在西安召开,胡和平强调,要加强线索摸排,重拳打击各类涉黑涉恶违法犯罪行为,深挖彻查黑恶势力“保护伞”,依法依规办案,始终保持扫黑除恶高压态势。
这是场不折不扣的硬仗。

黑恶势力就像是阳光下的阴影,一直是陕西发展道路上的一块顽疾。近些年,陕西对于黑恶势力的态度鲜明胥栩,发现一个,就拔除一个。
截至今年7月31日,陕西省在侦在诉在审涉黑案件共11起,打掉恶势力犯罪团伙184个,破获案件2090起,刑拘犯罪嫌疑人4396人。
截至10月底,打掉的犯罪组织、团伙及刑拘人数和查获资产数等均超过前两年的总和,特别是侦办的涉黑组织是前6年的总和。
截至目前,省检察院分两批挂牌督办15件重大涉黑涉恶案件,全省检察机关目前共受理审查起诉案件262件1020人,提起公诉90件408人。

黑恶势力总是抱有侥幸心理,以为有“伞”罩着就能无所畏惧,在扫黑除恶的斗争下,也该让黑恶势力有所畏惧了。
除恶务尽,树德务滋。

“消失”几月的横山区长周建国有了新消息!

"去哪里了
"
文字|驼城
编辑|小曲
11月30日下午,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陕西省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关于个别代表的代表资格的报告,依法终止了上官吉庆、钱引安、周建国等三位省十三届人大代表的代表资格。
【雁塔路知事】从横山区政府官网领导介绍上查询到,周建国现任中共榆林市横山区委副书记、横山区人民政府区长。
民间早有传闻称周建国几个月不知去向。
这位区长,为推介横山羊肉,曾掌勺卖横山羊肉。

从今年的反腐动向来看,是纪委改变榆林的一年,榆林市及多区县官员近期频频落马,官场迎来剧烈的震动。
在此之前,6月份,胡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个主政榆林近10年的官员,落马前后一些细节被媒体披露出来,再加之目前纪委的大动作,逐步在印证民间对他“买官卖官”的举报。
之后有佳县县委书记辛耀峰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紧接着还有府谷县政府副县长、县医院院长田乃飞接受组织审查;如今周建国的人大代表资格被终止。
不过在榆林市横山区人民政府网站上,周建国的简历依然在列。

但在新闻中心输入关键词周建国,搜出来的结果已经是几个月前的新闻。

周建国简历

周建国,男,汉族,1969年2月生,陕西吴堡人,1989年7月参加工作,1990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现任中共榆林市横山区委副书记、横山区人民政府区长。
领导区政府全面工作。负责园区建设、编制管理、财政审计等方面的工作。
分管区编制办、财政局、审计局、西南新区管委会、三产服务区管委会、中小企业创业园区管委会。
欢迎在最底部留言区写下您的珍贵留言

欢迎投稿至电子邮箱mrdyq@foxmail.com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