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烙为笔,痕为墨——天石先生和他的宣纸烙画-豆鲨工作室写在前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丧”成为青年人中的一种亚文化;也......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烙为笔,痕为墨——天石先生和他的宣纸烙画-豆鲨工作室

写在前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丧”成为青年人中的一种亚文化;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年纪轻轻喊着“佛性”……
鸡汤不流行了,成了毒鸡汤;生活的主调似乎成了“爱咋咋地”……
但生命是有无限可能的,只不过这种可能不是简单的时间叠加,而是用心生活、付出全力、努力的累积。
本周开始,豆鲨工作室介绍小芸豆的朋友给大家认识。
他们平常却不平凡,有自己的生活轨迹,用自己的方式活出精彩的人生。
最重要的是仙界生存手册,小芸豆希望通过此与大家共勉,希望大家能坚持自己的信念,让自己的生命绽放不同的精彩。
#第一期人物:天石#
在早期一篇濒危动物画作征集中,
小芸豆被一幅朱鹮烙画吸引。

看到这张画的时候,小芸豆第一反应是:
这画?分不出哪种画派啊?
随即,小芸豆便让创作此画的天石先生,
发来对这副画作及画中保护动物朱鹮的想法。
一来二去,竟与天石先生相熟了。
更通过他,了解了宣纸烙画这种创作形式硬汉学校,
在此之前,她从未见过这么神奇的宣纸烙画。
——故事开始分割线——
东方宝石——朱鹮
50后,60后和70后,还有部分80后的朋友对于1984年5月15日我国邮政发行了一套朱鹮邮票不会陌生,每套三枚,分别为:翔,涉,栖。

唐朝张籍《朱鹭诗》“翩翩起舞兮朱鹭,来泠春塘栖绿树,羽毛如剪色如染巴伐利亚玫瑰,远飞欲下双翅敛,避人引子入深堑,动处水纹开滟滟,谁知豪家网尔躯,不如饮啄江海隅”,这说的就是朱鹮了。邓楚涵
朱鹮之乡——洋县
放眼望去,中国西北内陆腹地偏南一隅,有一以水得名的汉中陆立文。北依秦岭、南傍巴山,中古以来自被褒誉为“汉上小江南”和“鱼米之乡”。
此一汉江由西向东横贯境内洋县,洋县温润的气候引得朱鹮卧居于此榆四脉绵蚜,故又被称为“朱鹮之乡”。洋县四面环山,处处可见朱鹮涉水漫步、游荡觅食、夜宿高树。

与天石先生结缘,
增阔了小芸豆识得陕南一切山水性灵的真面目程蝶衣原型。
秀山沃水栖养这“东方宝石”,
为这陕西雄浑墨画增添一味香饵,
也催发陕西人心智坚硬。火针刺绣——烙画
烙画,中国自西汉就有,古称“火针刺绣“,连年灾荒战乱仙侠记官网,曾一度失传,直到清光绪年间,才被河南的一名民间艺人重新拾起传承至今。
一直以来,烙画大多以木质、树皮、竹子等为主,层次分明。烙画经由高温烫烙而成切西瓜电脑版,不同的材质使用不同的温度,早年烙铁达不到调温,全需凭画匠经验。
在画稿设计初始,所有不同位置的色度深浅明暗关系要了然于胸,这更需要多年的经验累积而成。
薄如蝉翼的宣纸烙画
宣纸烙画近年来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初次看到天石先生的烙画,
小芸豆觉得如若木质浮雕,
不失墨画深浅、浓淡、虚实的变化,
了解后才晓得索命逍遥楼,这竟是宣纸烙画。
想来纸见火就燃,但偏偏要用300多摄氏度的烙铁在薄如蝉翼的宣纸上留下痕迹,可见绘画的功底和艰辛的过程。再者烙铁要落于纸上,制作时则需要万分小心。烙画没有修改一说,一处错误,整幅画就报废了。
为了去掉高温一次成型留下的火焦气,大块面的深色就需要低温多次的烙画。在宣纸上烙画是一个漫长且痛苦的过程,不同题材要用到不一样的技法和温度,这些都是长时间的烙画试验才能完全掌握的。
久而久之,就成了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的经验。自手的功夫只有通过亲自修炼,才能知晓功夫到了几家火候。
宣纸烙画缘起于谁我们不敢说,但天石先生在切切实实、日复一日地尝试中,用烙铁让火能够在宣纸及丝绢上停留舞儿签名照。
以朱鹮为题材 烙画
天石先生是陕西人,一次看到一位摄影师朋友拍摄作品中,全部是生活在秦岭的动物,尤其是朱鹮,特别吸引他的眼球:行动顾盼间姿态各异,羽峰展翅起,优雅舒展。

#天石先生#
对朱鹮的现状了解后天石先生得知:1983年,在洋县首次发现时全世界只余7只朱鹮!人们对朱鹮的了解程度,仅限于念字认半边囫囵吞枣,难识其名,而对朱鹮的艺术再现,除了文献记录之外,几乎没有其他形式。
天石便想到用烙画,对家乡国宝朱鹮的宣传添砖加瓦,贡献一点力量。同时也因为一直想自我突破一下,打破烙画只是临摹的格局,天石先生从而潜心创作以朱鹮为主要题材的宣纸烙画。
十多年来天石对朱鹮的了解就好像自家的娃一样熟悉。
当洋县的朱鹮缓缓飞起,天石的烙笔也随之落于十五米宣纸长卷,方成一幅《百鹮图》,并且于2014年,在中央六套播出陈薪璇,轰动一时。
多才多艺,不火不冰
此时的天石,有朋自远方来。人纵然生来不平等,但他以平等待人的性格,就像一杯永远不会凉的茶黄巾倚,温度不火不冰,味道不浓不淡。也如同茶一般,平时不会以喧嚣给与你华丽的味蕾刺激,唯其偶有一二皱眉,倒替你慢慢化开了。
长此以往宝拉巴顿,呼朋引伴之聚的友邻自然多了,这点大概是最能证明他性格好的一点。
这样一位作古韵意的天石,研中医之道,擅国画之笔,得一棋之趣,烙铁作笔若似春风,雕刻葫芦如生栩栩,刀下篆刻出的字或铁画银钩恰行云流水,当得一神工巧匠。
小芸豆也一直欣赏这样多才多艺的人,
总觉得他们会有很多故事。
天石先生,想来出身也符合上中九流标准?许是文化才子自在书香门第,还是巧人传自名门贵胄?
不妨先自己想象一下,再往下读吧。
天石先生其人——自幼热爱绘画
天石出生在秦巴山间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宗文瑞。初中时,班上有两个爱凑在一起画画的同学,天石相跟着有样学样,慢慢地竟然喜欢上画画,没有老师教导米赚是真的吗,只是单纯、感兴趣到处描画。
后来每次逛书摊世海船模论坛,只要看到绘画方面的书,就偷着买几本回来。因为家里穷,这方面的开支还是不为父母允许的。然后,趁鸡未鸣,犬吠停就描摹画起。
生活所迫,放下画笔拿起镰刀
初中毕业后,天石一心想着到绘画学校或者拜师,系统地学习一下,甚至为自己规划好了将来专职从事绘画。但作为没有离开过家的父母来说,觉得画画离黄土地太遥远,农民只有靠土地,才能踏实的过日子,安分做泥腿子,才是本分庄稼人。
八九十年代中国乡村的大多数男儿,就是给家里多了一份劳动力,减轻家里的负担。天石家里有八口人再见金华站,祖母,父母,姐弟五个。爷爷在天石父亲十岁时亡故,所以一个家庭全部的重担全在父亲身上。
一个好庄稼人,是需要付出全部的身心伺候土地,才能在贫困的年代撑起一个家。天石从小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了传统农民家庭所特有的善良勤劳、坚韧质朴。
终究是心疼父母和弟妹,拗不过饿肚子的事实罗迦陵,天石放下了挚爱的画笔,拿起锄头镰刀。
为了多贴补家中生计,年轻的天石除了农忙还找了一份开车拉货的工作溯溪,生活倒也按部就班走向稳定。
但生活的转弯急转不停,
上天总会在你快将她遗忘之时出来撩拨你,
把你打翻在地,
给你一味厉害警训,
恰似春风得意马蹄急,
一枕黄粱犹梦醒。
未完待续……
究竟天石先生的命运遭遇何事?
请大家继续关注我们
每周五晚22:00更新的人物故事。


豆鲨工作室/每周五22:00
人物故事
ID:Dousha-studio


weibo@D姑娘早安
@豆鲨工作室
与我们实时互动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