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日子的一百种形状丨来过,埃及-到底来过,埃及-屁特-好久不见了。这篇推送是一些三个月前去埃及的照片,带了两台相机香江入海......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日子的一百种形状丨来过,埃及-到底


来过,埃及
-屁特-
好久不见了。
这篇推送是一些三个月前去埃及的照片,带了两台相机香江入海,有胶片有数码修士记,看看你们能不能分辨出来吧,当然我也回忆回忆照片的故事。

到埃及的第一天,很不巧是阴天。把镜头伸出狮身人面像景区的栏杆拍到的,后面没记错的话是卡夫拉金字塔,当时旁边还有另一只骆驼,离我很近,还突然口吐白沫,有另一个中国游客看到了急忙大喊骆驼的主人王力劲,说着water!water!还以为是它口渴了。然而那个埃及人并没有理睬他。后来百度一查,口吐白沫是因为在反刍的时候流出的消化液,并不是口渴,也不是生病。

帝王谷背面的样子,底下有很多黑色洞口的地方是哈特舍普苏特女王庙,很难念的名字,导游教了有一百次才让团里人记住。地貌的样子有点像电影里的美国西部,冷峻和荒凉。

在游轮甲板上拍的,尼罗河的飞鸟。很是喜欢露天甲板,是在船的顶层,可以吹风,喝饮料,虽然船上公放着不是很合口味的阿拉伯歌曲,但有下午的阳光和蔚蓝的河水,以及翱翔的鸟。景色怡人。

有一天早晨从河中的酒店回到岸上,要开始这一天的行程时,在码头遇到一个歌舞队,因为穿着民族风格的衣服,团里人都跑上前去要求合照,我在旁边拍的时候这个女孩眼神刚好对上我的镜头。后来她问我能不能跟她合照,我说好,然后她的其他朋友也都和我合照,妈妈在旁边很开心的样子,一直试图告诉她们我是她的son。

红海里的海豚,船开到特定的海域以后,船员吹起了一种特别的口哨声,应该是模仿海豚的声音,吹了一会儿就有成群的海豚游上来戏水。然而我却还没有在厦门的海上看过海豚。

同行的有六个上小学年纪的小朋友,可能算是整趟旅程甜蜜的负荷吧,有时候在路上大家都在休息时觉得还蛮吵的,但也不妨碍他们可爱,其实蛮羡慕的,这么小就有机会出国旅游,不过似乎我小学时候关于旅行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他们和我们那时候一样,男生和女生总是玩不到一块儿。

晚饭气味的晚霞,当时确实饿了。岸边是所谓的游轮,里面是所谓五星级的酒店,可能是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原因,条件说实话不大好,后来也因为这个问题更改了行程。

尼罗河的黄昏,大概有两三天在尼罗河附近都看到了类似这样很美的景象,本来想着刚好游轮夜间也在尼罗河上航行,是不是能拍到两岸的夜景,然而尼罗河两岸晚上并没有任何灯光,黑漆漆的,有些失望。不过因为这样,躺在露天甲板上可以看到不少星星,让我想起了在黄山画画的暑假。

红海的希尔顿,第一次住五星级的酒店,还蛮开心,不过据说和国内的五星不是一个档次的,以后有机会住国内的咯狂龙逞英豪。游泳池过去有一个码头,自己过去拍照的时候有一个船夫要和我做朋友,虽然我没有清凉油给他程隆妮,他还是告诉了我他们如此喜欢清凉油的原因,主要是用于舒缓肌肉酸痛。

一头牛,很瘦很瘦,皮包骨头张逸文,怕生,牧牛人用力拉着才成功地和它合了影,后来单独给它拍了一张。

集市里的裁缝,店的主体在拐角深处,通过在主道上的摊位招揽生意。这里的小贩其实都是漫天要价,正常情况下砍价都能砍掉十分之九,不是夸张,小贩的给价再去掉一个零才是合适的价格。当时买了两条武士裤,时间比较紧张的关系并没有砍到很低的价格,有些可惜,毕竟面料也是极其普通的。

前往赫尔格达的路上,公路片既视感。这个国家的车大都看起来风尘仆仆,不是刮花了就是撞凹了一部分,有些甚至用鲜艳的颜色喷绘了很夸张的图案,却还是可以正常上路,还有就是,一包一包的行李会被习惯性地固定在车顶上。

游轮的船长室,应该是闲人免进的区域吧,不过当时门开着也没人我就进去了,比之前我所见过的都要陈旧,应该有不少故事。

尼罗河摩托艇上的船夫,人多兴奋的时候会唱当地的船歌,当然也有可能如果导游比较嗨,会和导游一起带着大家劲歌热舞。看起来很普通的小船,音乐放起来还是蛮响的。

红海上的快艇,我坐的这艘也差不多,只不过对面坐满了等着潜水的外国人还是蛮壮观的,因为去的时候是冬天,虽然接近热带了可是水温还是很凉。我们船上最后大概只有五个人去潜水了吧。后来我玩了沙发船和香蕉船,因为有小朋友在工作人员不敢把船故意弄翻,少了一点刺激的感觉,不过裤子还是全湿了。

农村的小男孩,和城市里讨要小费和礼物的儿童不同,他们很热情,看到了中国人就全部围了上来,导游后来说因为政治关系,埃及人不喜欢欧洲人,喜欢中国人。

菲莱神庙,从这个神庙开始,决定在每一个古迹景点都拍一张倒立的照片。于是就有了后来朋友圈的照片。

阿布辛贝神庙对面的小广场,一个看起来像流浪汉的人。这个神庙非常远,单向车程就要三小时,不过确实是壮观。

马车,其实不是交通工具,是为了旅游业特意保留下来的项目,也不贵,时间关系没有坐,但是每辆马车的装饰虽然不同,但无一例外都是琳琅满目的,特别是有的车是配备的白马,更加分不少。

汗哈利利集市,王真洁中东最大的集市。人非常之多大舜号海难,而且车也蛮厉害可以从人群中硬开过去。这里集市其实挺像义乌小商品批发市湾流场,虽然繁荣但是不难看到很多名牌的山寨货,或是很廉价的文化衫等等,感觉还是食品和装饰品类的商品比较具有地方特色。

蓝色的河水和白色的船身搭配起来很清新。

快艇上的船员,由于是在红海而不是尼罗河,风大浪大,船非常颠簸,虽然是敞篷的却还是不少人晕船,想起小时候去大嶝岛还是火烧屿哪个地方,不怕死坐在了船舱的头部位置,结果吐得死去活来。不过这次船这么晃反倒觉得有些刺激。

一个在休息站生活的女孩,来旅游的人多了,这里的人养成了乞讨的习惯,会一直跟着你要东西,喜欢风油精,圆珠笔等等,当然如果是人民币那更好了。而且当你给他们以后,他们会以自己还有妹妹、弟弟等家人为由,揪住你不放,直到你给他们很多很多礼物。

整趟旅行个人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之前在朋友圈让大家猜其实很难猜到。可能因为自己对海的感情是比较独特的,看到海就想起家乡,看到渔船和渔民就想起质朴的品质汤巫山。出海是很危险的事,可却有很多家庭以此为生重生法医,而且船只仍旧是相对落后的小渔船。

从车窗往外拍,偶然的曝光,应该是阳光刚好反射进镜头里,却又隔了层玻璃。

山脉和公路,一趟旅程下来,天气除了第一天总是非常好,万里无云的晴朗。

另一张从车窗往外拍的照片,快门速度和车速偶然配合出了有动有静的效果。很多公路旁都是类似这样的小商店,应该是一些村庄的比较出名的聚集点,人们多穿着素色的长袍,有大巴经过总会盯着好久,有时是好奇陈谭秋,有时也会主动朝着车窗挥手监禁工场。

游轮上的餐厅,我们住的这艘船刚好是复古的装修风格,完全是上个世纪的感觉,橘黄的灯光,暗红色调的装饰,以及古典风格的家具,还挺别致来吧狼性总裁,但有的地方能闻到汽油味,但难免觉得有些阴森。
第一次出国感觉是蛮好的,除了食宿方面不尽如人意之外逆阳之境,一切还是很值得的,甚至觉得单程十二小时的飞机也是一种很特别的感受。
-END-
图文丨屁特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