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水..多..的女.人..到底是种什么体验?-化妆妙招1“林君河,你身为林家之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算是个人吗?”“......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水..多..的女.人..到底是种什么体验?-化妆妙招

1
“林君河,你身为林家之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算是个人吗?”
“林君河,枉我当你是兄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畜生!”
“林君河,我真是看错你了!”
几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有男有女,都带着极度愤怒的情绪在里边。
此时,林君河只感觉自己头疼欲裂,脑袋好像快要裂开一样,又如被灌入了千斤重的水泥,沉重无比。
“好痛……”
林君河下意识的坐起身来,双手本能的朝前胡乱抓去。
入手,一阵柔软,紧跟着的是一股十分浓郁刺鼻的香气,这股刺激,让林君河猛的睁开了双眼。
“我这是在何处?你是何人?”
入眼的,是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狐媚女子,正在那里小声的啜泣,看向自己的眼神无比的怨毒。
林君河不由得大吃一惊。
“你这个混蛋,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眼前那女子,甩过来一记耳光。
林君河眼神一变,就想要去阻拦,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这幅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一样。
感受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林君河震惊无比。
这个弱小的女人,居然可以伤到自己?
这怎么可能?
脸色一变,林君河马上在脑海中凝聚神识,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但是下一刻,脑海中轰然炸开的疼痛之感让他大吃一惊。
自己现在连神识都无法凝聚!
这到底是怎么了?
自己可是玄界大陆至高无上的仙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盛宠病弱妃,自己数千年的修为,荡然无存了?
这个事实让林君河感觉万分的震惊。
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林君河回想了起来,自己是在一处上古遗迹寻到了一个名为上苍之眼的帝器的时候,被最信任的师尊与兄弟背叛。
自己最爱的女人陈仙儿为了救自己,身陨道消,之后自己也失去了意识。
“仙儿,仙儿,你在哪里?”
林君河咬牙,眼中神色滔天,满是戾气:“赤龙仙尊,陈仙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都没有一丝的怜悯,你这个畜生!”
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陈仙儿面色冰冷的看着自己,却又义无反顾的为自己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那惨然的笑容,让林君河瑕疵欲裂。
“不对,这里不是玄界大陆,这里是……地球?”
林君河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豪华的酒店套房,神色不由得再次一变,脑海中突然涌入了一股海量的记忆。
脑海之中那早已被尘封的记忆,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再次被唤醒。
上一世,自己本就是地球上的人,最后飞升成仙,进入玄界大陆。
没想到数千年之后,自己居然回来了,而且重生成了一个纨绔大少?
“林君河,你做出这种畜生行径,现在又在说什么胡话?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一道吼声在他耳边炸响,林君河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他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顿时感觉到了有些不妙。
自己现在,居然身出在一处豪华的酒店套房之内,而自己的面前,居然坐着一个满脸泪痕湘雅三医院,衣衫凌乱的女人!
而在她的旁边,还站着几分满脸怒容的男人,指着自己破口大骂。
“林君河,你连自己的大嫂的注意都敢打,你还算是个人吗?”
这句话,让林君河浑身一个激灵,数千年的阅历,让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什么,不由得大感头痛。
这纨绔大少,在被自己穿越之前,居然意图非礼自己的大嫂?
不!
林君河突然感觉有些不对,自己的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这明显的被人下毒了。
这同样名为林君河的纨绔,不是要非礼这女人,而是被下了药,陷害毒死了?
“林君河,你做出这般龌龊之事,你等着吧!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告诉你大哥与你家中长辈知道!”
几人拿出相机,一阵乱拍。
“不好!”虽然已经离开地球数千年,相机这东西林君河还是记得的。
现在这样子要是被拍下来,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林君河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光是像这样躺着都耗费了他不少力气。
“林君河,你这个畜生,明天就让你在全市出名!”
几人咬牙痛骂,这让林君河很是惊讶,因为他从这人的记忆中得知,这几个正在骂他的人,是这具身体最为要好的几个朋友!
这林君河,居然也跟自己,被最信任的人给背叛了?
“朋友,我们可真是同病相怜,你放心火箭人,我一定不会让这些贱人好过的!”
林君河咬牙,眼中怒气滔天,也不知道是因为前世之事,还是为现在的遭遇而感到不平。
一行人拍下林君河与那狐媚女人的照片之后,满意的离去。
那女人在离去之前,还回头,冲着林君河冷笑了一下,眼中满是冷漠。
这样毒蝎心肠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大嫂?
林君河咬牙,愤怒无比,却依旧是没有力气站起来。
在愤怒之时,林君河突然发现陆元方卖宅,自己居然看到了那女人浑身赤裸,只穿着内衣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回事?她刚才明明是穿着衣服的。”
林君河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也不再去多想,因为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活下去!
这幅身体内,还残存着大量的毒素,自己如果不想点办法,估计刚穿越回来,又要死了。
“可恶,如果能运转玄天斩龙诀就好了!”
林君河咬牙,发现自己不仅不能动弹,经脉都断了好多处,这可真是个恶毒的女人,这幅身体明显还被殴打过一遍了。
“嘶……难道我君河仙尊才刚重生就要这样结束了?不!不可能!我还要杀死那些贱人!”
“他们,必须死!”
林君河的眼中爆发出一股滔天恨意,就在这时,他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一只琉璃色的珠子散发着神秘的光彩从他眉心浮现而出。
“苍天之眼?”
看到这珠子,林君河顿时一阵狂喜,将其小心的抓在了手中,眼中闪烁着异样的身材。
“纨绔大少?废人?不!我君河仙尊,要重新归来了!”
“所有亏欠与我的人,颤抖吧,然后,等着我!”
林君河仰天长笑。
2
苍天之眼,前世的自己就是为了这个宝物才跟师傅还有最好的兄弟反目成仇,被他们偷袭而死。
一回想起这段记忆,林君河的胸中还是有滔天的怒火涌起。
他们杀死自己也就算了,面对同门师妹,自己的亲女儿,那两人下手都没有一丝的迟疑,实在是两个畜生!
想到这,林君河的嘴唇都被自己咬破。
一丝血液,顺着空气诡异的飘进了苍天之眼之中。
“轰!”
林君河的大脑只感觉再次宇宙大爆裂一般的炸开,疼痛不已,而苍天之眼也再次回到了他的眉心。
半晌过后,林君河的双眼中闪过一丝金光,而后一切就又恢复了平静,任凭林君河再怎么呼唤,苍天之眼都没有动静了。
“这苍天之眼还是太过神秘,就连我,对他的信息知道的也是少而又少。”
林君河皱了皱眉头,很快也就不再去想。
至少这苍天之眼帮自己解了毒,总算是不用一重生就这么憋屈的死去了。
至于苍天之眼的妙用,看来急不得,只能慢慢的去研究了。
“林君河……”
再次打量了一下这幅与自己名字相同的身躯,脑海中属于原本林天河的记忆也差不多都融合完毕了。
对于这原先身体的主人,林君河只能送他三个字。
人渣。
而且还是相当典型的纨绔大少,头脑也不够聪明,被几个朋友联合这个女人下了个这么简单的局居然都没有发现。
最后,更是被自己的大嫂给毒死,实在是太惨了。
而且,最让林君河感觉头疼的是这小子的身体实在是太过孱弱。
终日流连于娱乐场所与夜场,这幅身体早就被掏空了飞升大荒,再加上刚才被巨量的毒药给侵蚀,让这身体更加的虚弱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修炼,至少也要突破炼体期第一层。
没多想,林君河马上开始打坐。
要修炼的功法,他也早就已经有了抉择。
前世,自己修炼的是自地球上得到的一个功法残卷,化龙决。
虽然这功法最后是帮着自己成功飞升,但是对后来去了玄界大陆这个大舞台的自己来说,已经是算不得什么好的功法了。
如今重生,正好选一门上等功法,让自己快速的恢复实力。
就在林君河如此想着的时候,苍生之眼突然又亮了一下,而后他的脑海之中多了一段晦涩难懂的内容。
“五行衍天决!”
脑海中这五个金色大字,看得林君河一阵心惊肉跳。
“这难道就是上苍之眼的秘密之一?”
林君河一眼就看出了这功法的不凡,怕是自己所掌握的功法加起来,都没它的价值高。
一夜的修炼很快过去,林君河睁开双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五行衍天决,当真是神妙无比,居然在一个晚上就让我的身体恢复了大半,而且让我突破到了炼体第一层?”
“咦?九龙鼎?我上一世的本命法宝居然也带来了。”
用苍天之眼的透视能力內视自己的丹田,林君河又惊又喜。
不仅有苍天之眼,连九龙鼎都带来了,可惜,现在的九龙鼎已经残破不堪了。
不过,即使如此,有了这两样东西,自己恢复到以前的修为,也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了。
站了起来,林君河对自己一晚上的修行成果十分的满意。
突破到炼体第一层,虽然还算不得是修士,但是要是对上这幅身体以前主人那样的货色,眨眼间就能放倒三五个。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林君河起身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一个绝美的女子,约莫只有双十年华,让林君河看着都为止一滞。
在玄界大陆,什么绝美的女修他没见过,但是眼前这女子,绝对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漂亮,不在自己的挚爱陈仙儿之下。
一双眼眸,如秋月一般明亮,又有泉水般的清澈,不施粉黛,却也倾国倾城。
看着眼前这女子,林君河的记忆中马上就闪过了她的信息,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幅身体的妻子,楚默心。
因为自己林家的势力才被他们楚家强行嫁给了自己这种二世祖,典型的政治联姻。
“事情我都知道了,跟我走。”
楚默心的神色很复杂,如果可以,她多想永远不认识这个人,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一辈子。
但是现实总是不如人愿,这个人渣偏偏是她的老公,而且还要她一次次的来替他擦屁股,收拾烂摊子。
终于,发生了今天这一的事情,楚默心心里一声悲叹,却没有太多的感慨。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已经彻底绝望了,还是已经麻木了。
躲闪着林君河的眼神,楚默心一脸的冰冷:“爷爷要见你,你等下好好道歉。”
点了点头,林君河乖乖的跟着楚默心走,心里却闪过一丝寒意。
道歉?
那不可能。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错,这一切只是一个恶毒的局,一个针对自己的圈套罢了。
看着乖乖听话的林君河,楚默心有些意外,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满满的心酸,估计他是知道自己这次真的闯了大祸了,才会这么听话的吧。
出了酒店大门,楚默心打了辆出租车,这让林君河很是意外:“我们没有车子么?”
“车子不是早被你卖掉了么?”楚默心直接上了车,没有再跟林君河说话。
林君河愣了一下,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他妈的,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居然还是个瘾君子!
家里知道他吸毒,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他就把车子给卖掉了!
卧槽,这货也真是人渣到一定地步了,人才啊!
一路上,楚默心都是那个冰冷冷的表情,让林君河也有些尴尬,几次想要搭话,发现好像根本没话题可聊。
而且原本的林君河伤楚默心太深,自己现在还是暂时保持沉默吧。
很快,出租车就缓缓驶入了林家的别墅区,而后在住宅面前停下了车。
林君河刚一下车,就迎面走来一个年轻人,一脸的讥讽:“哟,侯璎珏这不是对自己大嫂意图不轨的林君河么,怎么,坐出租车来的?你这可太丢我林家的脸了!”
“关你屁事!”林君河直接瞥了他一眼。
那人一愣,也没想到林君河会还击。
楚默心轻叹了口气,怕林君河还会惹事,就赶紧拉着他走,后边那年轻人缺还不肯罢休,嘲讽道:“林君河,你老婆这么漂亮,你要是没钱,不如把她借我几天,怎么样?”
林君河一回头,眼中闪过一道煞气:“借你麻痹!”
“啪!”
一记耳光,直接甩了过去!
3
“你?你居然敢打我?” 
挨了林君河一巴掌,那人一脸的惊讶,满脸愤恨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不仅敢打你,我还要打死你!” 
林君河直接上去又补了一脚,把那人直接踹翻在地,倒在地上哇哇大叫起来。 
这人林君河也认识,是他的表哥,叫林天辉,是个色胚,早就窥觑楚默心很久了。 
“你这个畜生,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林天辉愤怒的大叫,但是他这个花花公子怎么可能是炼体一层的林君河的对手,直接被林君河骑在身上,一顿胖揍。 
原本还算帅气的脸庞,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大猪头,青一块紫一块的。 
“林君河,够了。”楚默心赶紧拉开林君河,眼中满是愕然。 
他,他这是为了自己在打架吗?
楚默心的神色很复杂,这在过去,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不过,想起林君河过去的种种劣迹之后,楚默心的脸色马上又冷了下去,轻叹口气。 
估计是自己想多了,林君河跟林天辉根本就是一丘之貉,他又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跟人大打出手呢。 
估计,只是纨绔之气又犯了吧。 
“林君河,走吧。”楚默心失望的开口,林君河哦了一声,乖乖跟了过去。 
进入林家宅院之后没走几步,又一人迎面走来,跟刚才那个林天辉长得倒是有几分相似。 
林君河记得,这人应该是刚才那人的哥哥,林天琅。 
“哟,这不是我们林大少么,怎么,你还有脸回来?” 
林天琅笑了笑,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中满是鄙夷与不屑,似乎在看垃圾一样。 
看到这人,林君河的眼神闪过一丝寒意。 
如果自己猜的不错,这人,就是昨晚陷害自己的幕后凶手之一。 
昨晚,就是这个林天琅贺舒婷,打电话来邀请自己出去喝酒的。 
至于他的目的,林君河心里也稍微有了些眉目。 
林家直系年轻一代之中,男丁总共只有四人。 
这个林天琅加上外边那个林天辉还有他们的大哥,也就是昨天那个狐媚女人的老公林天华三人,是亲兄弟。 
而自己这一支,则只有自己一人。 
如果除掉了自己,那林家的家业,可就随便他们三兄弟瓜分了。 
想要把自己排除在外?
林君河的心里冷笑一声,自己自然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置之不理造句。 
“我有没有脸回来,关你屁事?” 
林君河冷笑一声,瞥了他一眼:“还是说,你这么关心我,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你,你不要胡说!” 
林天狼冷哼一声,盯着林君河道:“你连兄弟的女人都敢调戏,现在还敢回林家来,你不是胆大包天是什么?” 
“我是不是胆大包天,你马上就知道了。” 
林君河淡淡开口,上前一步,一记耳光甩了出去。 
“你!你敢打我?”林天狼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相信这是那个瘾君子林君河能做出来的事情。 
在他记忆力,林君河可是个为了一点毒资,能跪下来舔他鞋子的人秦海路。 
“打的就是你徐子韩!” 
林君河又两个耳光甩了过去,打得林天琅眼冒金星,他虽然体质不至于跟外边那个被打成猪头的林天辉一样差,但是也好不到那儿去,根本招架不住这几巴掌。 
最后,还是几个林家的仆人来把两人给分开了。 
“林君河,你真是好样的!我一定会把这事告诉给爷爷他们知道!”林天琅大怒。 
面对他的威胁,林君河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以后你再在我面前装逼,我见一次,打一次。” 
“你!” 
林天琅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君河,根本不知道他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真是反了他了! 
这个废物,怎么会有这个勇气反抗自己? 
而且,他的力气是不是有些太大了,他不是早被毒品给拖垮了身体么?
林君河冷笑着看了一眼之后,大步朝前迈去。 
名震玄界大陆的君河天尊为人处世只有一个原则。 
以牙还牙,千倍奉还!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说罢,林君河独自一人进入大堂,留下楚默心一人在外边诧异了很久。 
今天的林君河,真是有点不一样。 
“草!这狗日的不会是嗑药磕嗨了吧,这么大劲!”林天琅破口大骂。 
楚默心顿时心里一凉,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如果他真的嗑药了,在家里一众长辈面前大闹,这可怎么办?
着急之下黄宣德,楚默心就想要追上去,却被林天琅让两个下人拦住了。 
“弟妹,你就不用进去了,今天是我们林家人内部的会议。” 
林天琅冷哼一声,进了大堂,脸色阴沉无比,今天一定要把林君河这家伙赶出林家!
刚进入别墅大厅,林君河就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抬头一看,林家重要的人员,基本都到了,林老爷子坐在正中,一脸的怒意。 
而昨天那个狐媚女子,正一脸梨花带雨的在跟一个中年女子倾诉着什么。 
林君河心中冷笑一声,挺直了身板走了进去。 
“林君河,你还不快给我跪下!” 
一进去,林老爷子就是一声河东狮吼,看起来是相当的震怒。 
林君河神色不变,淡淡开口:“我无过无错,为何要跪?” 
“逆子!你做的什么好事你自己还不知道么?无过无错,真亏你说得出口!” 
林老爷子被气得发抖,林君河的父母前几年死于一场意外,所以林老爷子对这个最小的孙子也是额外的照顾。 
但是没想到,他却被自己娇惯成了现在却成了这幅样子。 
这次犯下这样的错,传出去,整个林家脸上都无光。 
林君河的大伯林国标赶紧安抚了一下老爷子,而后瞪着眼睛怒斥林君河:“君河,你爸妈走的早,家里对你百般照顾,你就是这样回报家里的?” 
“这次的事情,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再混蛋你也不能对自己大嫂出手啊,你这是在丢我整个林家的脸。” 
林国标一脸怒意,一副为了林家的模样。 
林君河瞥了他一眼,不知道这件事他有没有参与其中,但是身为林天琅兄弟的父亲,他怎么都脱不了干系。 
“大伯万沙浪,我可没有丢林家的脸,我是被人陷害的。”林君河淡淡道。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