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无人喝彩(二)-看见玉溪无人喝彩(二)最近老在下雨,没完没了的。魏云拿起孙睿的小说《朝三暮四》翻了下,又把它扔到床头柜上......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无人喝彩(二)-看见玉溪
无人喝彩(二)
最近老在下雨,没完没了的。魏云拿起孙睿的小说《朝三暮四》翻了下,又把它扔到床头柜上。当初买书的时候,因包了层薄膜,看不了书里的内容,看着书名还比较靠谱就买了。回家一看,原来和他想的不是一回事。人家孙睿是因为小说是由七个短篇故事组成的,才起了这么个名字z108弃城,还以为挺靠谱的书名被魏云给想歪了……朝三暮四?怎么不起个“七上八下”啊?这样就不会误导了嘛,真是的,以后再去买书的时候一定要看看内容了猿飞菖蒲,就算把包书的薄膜偷偷撕了也得看清楚才买。想到这儿,魏云觉得稍微平衡点了,想以后自己也能出书的话,一定也起个更牛的名字,像什么《始乱终弃》、《爱理不理》等等……反正让人看着能浮想联翩的书名,至于内容嘛,爱写什么什么,关键是不能再用薄膜包了,再怎么也得用厚厚的书壳纸给封起来,让像他一样别有用心的人不太好下手给撕了后看清内容。
雨还在下着,魏云真想把今天的事给推了,可想想还是觉得不妥。现在不像从前上班了,都是别人求自己安排时间谈事,从今往后,恐怕都得自己夹着尾巴做人,屁颠屁颠的去找人谈事了菏泽山河网。管他的,无所谓,今后只看钱,不看人,做生意嘛只要能赚到钱,扮演什么角色都可以。想到这儿,魏云只好赶紧穿衣起床,要不然真把事给耽搁了,就太不值了。
魏云和陈坚来到荣盛地产时,刚刚9点半。停好车,上到二楼王总办公室时火线对决,看到王总正装作日理万机似的打着手机,手里还不断地比划着。他和陈坚不约而同的笑了一下,心想:这孙子,又他妈的装什么大样,还不就是和我们一样,整个就一皮包公司,不过是包比我们大点而已,哪有多少鸟事让他操心的?呵呵……王总看他们到了,边打着电话,便示意他们坐下,指了指茶具让他们自己把茶给泡上。
魏云刚把功夫茶泡好,正准备掏出烟发给王总时,王总踱着方步从老板桌前绕过来了:“兄弟,抽这个,妈的什么黄鹤楼,前两天有个客户送的,不会抽石田彻也。”说着扔出烟,一人给他们发了一支。接着说:“魏总,陈工,今天叫你们来,你也知道,我这人平时你们别看我生意做得不大,可这面上的关系你们是知道的。别的我就不多都说了蓝领情缘,时间紧,待会儿我还得出去,我就不和你们绕了。这样的,有个热能工程,你们是专家,手熟。这工程呢是我一朋友介绍的建邦16区,但他不方便出面,要我最少找四家厂家帮他围一下,费用按行规,中标后,咱们一块儿做,利润五五分,你们看怎么样?”说着,把项目资料扔给了魏云。魏云简单的看了下,项目不复杂萨奇·史泰龙,工程量也不算小,合上资料梁亦芸,不紧不慢的说:“王总湘潭长途汽车站,这样,我们兄弟俩在这圈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跟您也算打过不少交道。这工程,合作的话没问题,但你要是只要我们帮忙围一下的话,我看您还是找别人吧。”王总看了眼陈坚,看他没什么反应,低头喝着茶,知道他们早商量好了张主蕙,抽了口黄鹤楼说:“魏总,想多了吧郭守善?没说只让你们围嘛蚂蚱几条腿,当然是一起合作,什么条件你们说吧。”魏云,想了想说:“行,王总,既然您这么爽快,那我就不绕了。第一落跑王妃,中标后,不管是入围的哪家中,这工程都由我们来做,您只管分钱;第二,工程启动的资金,我们两家公司一人一半,利润我们六你四;第三,甲方的费用,中标前你出,中标后,我们两家平摊,您要是觉得行的话,这标我们就接了,还有一星期的时间就开标了,您看怎么样?”魏云说完,看了眼身边的陈坚。来前他们早商量好了,围标那点钱不打算去赚了,再赚下去,圈子里就没法混了,还是得像从前一样,做一单是一单的,这样积累的也扎实点,做下去对他们的声誉也会越来越好。戴帆
王总抽完黄鹤楼,喝了口茶,啜着口中的茶叶,阴着脸说:“魏总,我想想,明早答复你们。你们兄弟俩,现在是有点懂整了?嘿嘿……”魏云想差不多了,见好就该收了,看了眼陈坚,陈坚心领神会,连忙掏出烟,递了支给王总说:“没有,王总,您也知道,我们本来就是做这行的,做生不如做熟嘛,前两年瞎折腾了一下别的,也没弄出什么名堂来,想想还是做自己的老本行吧,多谢王总看得起我们,这事,你再考虑考虑,有钱大家赚!”说着,便和魏云起身告别了王总。
- END -
看见kanjian
关注微信号收听我们的消息
看见玉溪为您推送精品阅读把时间交给阅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