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黎璐

气场第三章-雏菊静悄悄第三章气场自从上次QQ上冲突之后,林惠几乎很少收到吴磊派发的稿件了。每天最多只有几个小件,也多......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湘潭网站seo气场 第三章-雏菊静悄悄

2018年11月16日 19:48:12   归类:全部文章
气场 第三章-雏菊静悄悄
第三章 气场
自从上次QQ上冲突之后,林惠几乎很少收到吴磊派发的稿件了。每天最多只有几个小件,也多数是助理小王过来派发的。林惠更觉无聊,心里也起了懊恼,想着尽快找份工作跳槽。
偶尔吴磊到他们翻译中间熊嘉琪,也是跟其他几个翻译接触探讨,就算集中起来发言,也几乎不对林惠正眼相看。见此情形,林惠更是暗暗紧锣密鼓地投简历,想着尽快找到一份工作,逃离吴磊这种针对还有翻译这份工作的苛刻。
这天,林惠在公司接到一个面试通知电话,她就填写了一份请假单,交给助理小王。小王见了,对她暗暗吐了吐舌头,说:“这个我可不敢接,也无权处理,你还是自己去给他吧。不过,我劝你今天不要去碰了,他正在办公室里烦着呢。”
林惠想着:“我管他烦不烦,反正我是早晚要走的人。”就直接走到吴磊办公室,敲门。
“请进”,声音传了出来,可直到林惠站到了里面,吴磊也并未抬头。他正在跟一个女人耐心冷静地解释着什么再战巨人城。
看着她们忙,林惠就静静地站在一边等着。这个女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指着手里的文件,不时地蹦出一些英语词汇,显得很精通的样子,提出一处处置疑。
吴磊冷静耐心地进行解释,这个稿件看起来并不短,他们显然已经激辩半天了肖紫柔。这个女人越挑越慢,到了后来,听着直接有些个胡搅蛮缠。
只听她说:“你这个翻译我总觉得不精准表达不清楚,似是而非的样子霸州消费广场。我怀疑你们的翻译不专业,我觉得不值这些稿费盲嫂,这尾款我看你得给我打折。”
吴磊脸上的线条一下子硬了起来,眼睛里又闪出了闪电一样的光。他冷冷地说:我们公司的翻译都经验丰富,而且我们对待每一份稿件都是层层审核校对,每一份稿件都经过我的最终审核。如果您连我的资质都怀疑的话,那这样,您看我电脑这边有很多权威的翻译群和网站。我们就把这份我们翻译的稿件贴到各个群里,网站上,让所有业内人士星铠武装,包括权威人士帮忙验证核查,如果找出三处以上不到位之处,您这份单我免。同时,我愿意在稿件后面跟上我们公司和贵公司的名字,你看如何?
那个女人显然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强硬,不卑不吭。此时她倒显得嗫喏了。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假笑:“要不然算了吧凯莉凯莉,犯不上如此大费周章,金恩荣我看大家也都很忙。我也不是非常懂,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也就相信您了。我也是有压力的赤兔名品。
吴磊说:“我理解,但是我既然负责质量,就一定会给客户带来保障。”
此时吴磊站起身来送客户出去,看见了林惠,让她稍等一下。林惠独自站在吴磊的办公室里,想着刚才的一幕江山志远,觉得有一种淋漓畅快的感觉在心里偷偷地激荡。
她在大学兼职时,也经常碰到不讲理的客户。最开始的时候,她也没少经历通宵给做稿件,最后一句质量不合格而收不到稿费的情况。翻译往往成为游走在链条中最低端的一环,可随时被舍弃,遭受侮辱和白眼。
而她的老板,这个吴磊不卑不吭,将一场冲突化解于无形。他并没有在胡搅蛮缠面前妥协,而是选择坚守,捍卫着这份职业应有的尊严。他是要面对客户的苛刻,面对着压力的,所以才会反复要求校对稿件驸马十六岁。这样,才能在客户面前如此自信,底气十足。
正想着,吴磊回来了,问她有什么事吗?她忙把手里的请假条藏在身后,可吴磊已然看入眼中。他隐隐露出笑意,有些调侃地说:“是有什么不满冯颖琪?我们林惠挺骄傲嘛!”
林惠一阵窘迫,他洞若观火。这些天做冷板凳的气愤和幽怨,此时却聚不起来了。她低声说:“我没有。”
吴磊又接着说:“我理解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些个浮躁,翻译是需要沉下心来的。需要细心,耐心和投入。你的资质不错,我也是想着对你多多打磨,然后在这个行业走的深远。你呢,考虑的怎么样了?”
吴磊盯着她,一种胸有成竹和胜券在握。面对他的自信和得意,林惠竟然没了丝毫的挣扎,她把背后的请假条拿出来,当场撕掉,扔进了垃圾桶,看着吴磊的眼睛说:“我现在没事了暴力狐尊。”
吴磊微笑,对她说:”好,那你回去吧,我发了一份稿件给你,自信认真做好。”
林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蔡东河,接了稿件,心下还有种怦怦然。她想着他那目光如闪电,直接往人心里钻。心下轻叹,看来,且得在翻译行业里浮沉一段时间呢。
夜晚,吴磊独自在办公室里忙碌生死寻人,陈辰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此时他拿眼斜着吴磊,玩味着略有所思地说:哎,哥们,你是什么材料做的?天天这样不累吗?三十大几了,天天拿工作当情人,你是准备孤独终老吗?
吴磊这时才发现陈辰,回敬他:“你倒是天天浪,也没见你拉着谁去拜堂?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陈辰央着吴磊停下工作,一起上楼喝一杯。吴磊磨不过他,就随他一起上楼了。
楼上装饰也简洁,一个吧台,一张沙发,还有一张单人床和衣柜。但是有一个宽敞的落地窗,透过它,感觉外面的繁华就在脚下许皓博。
吴磊给自己冲了杯咖啡。而陈辰直接拿出酒柜里的葡萄酒深海恶蛟分身。他俩坐在沙发上,一时倒也无话。
十多年的艰辛打拼,一路相携相伴,穿过各种艰辛,刁难甚至失败,眼下才可以品尝这份夜色都掩饰不住的繁华。孤单吗?孤单,但是难掩一种自豪的成就感。他俩默契地碰了碰杯,就着夜色慢慢辍饮。
陈辰突然说:“不对,兄弟我开始觉得有些个寂寞寥落,我觉得我们该成家了。否则最后真成孤家寡人了,不然,咱俩搭伙过?可你不是我的菜啊戴慧平?”
吴磊踢他一脚:“滚,去你的赵款款,赶紧出去浪去吧,别在我这里起腻,恶心我。”
陈辰站起来暗夜寒尊,拿指头戳吴磊的脑袋:“不知好歹,怕你孤单寂寞冷,才来临幸你一下,不值得我恩宠,你就独自孤独吧。”
说完,陈辰真就起身走了余晚晚。
吴磊望向窗外,突然确实感到了一丝寂寞,有些个慌乱,想下楼继续做稿件,想了想又作罢,索性今晚就对着长夜漫漫,湘潭网站seo稍稍慵懒一些吧。

Tags: